第450章 心魔-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450章 心魔

    奸细作乱,席柏言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暮摇婳,得知她不在屋内,脸色骤然变了。

    金銮卫全体出动,却迟迟得不到暮摇婳平安无事的消息。

    这下包括姜严恪在内,大家都坐立难安。

    “说到底便是个小丫头,不在王城好好待着,偏跑来北疆,净给我们添乱子。”一人嘟嘟囔囔道。

    姜严恪皱眉,还未开腔,便见席柏言走向那个副将,不客气地扯住他的衣领。

    “帝姬如今是北疆军的支柱,而你,只是个关键时刻手忙脚乱、嘲笑贬低女子的无耻小人。”

    他一字一句,极尽刻薄地说道。

    “你!”那人瞪圆了双眼,乍一看是恼羞成怒气势很足,但实际上是在场的各位最懦弱的一位。

    更何况席柏言其人,在军中对任何人谈不上热络,却也温和谦逊举止有度,叫人挑不出毛病。

    结果自己成了首个被他冷对的人,这副将面子上挂不住,便口不择言地鄙夷道:“果真是有圣上赐婚,知道要巴结好帝姬讨得圣上欢心”

    “闭嘴!”姜严恪厉声低吼道。

    席柏言却松了手,拿出帕子细细地擦拭着方才碰过他衣服的手指,好似沾上了什么污秽之物。

    “罢了,不过是个连姑娘家都比不上的可怜虫,也就只能用这等下作的方式博得存在感了。”

    他慢条斯理地说道。

    副将忍无可忍,陡然起身想对席柏言动手。

    眸中敛起危险的暗芒,席柏言还没动作,一枚暗器射中了这副将的膝盖。

    “啊!”他痛呼着跪倒。

    荣二冷着脸走进来,对姜严恪稍微点头示意,径直走向他踩中他的手腕,“你把帝姬送哪里去了?说!”

    席柏言眸中掀起惊涛骇浪,“你什么意思?帝姬人呢?”

    一刻钟前,蒙面人带着暮摇婳来到这附近时,眼看将被两队巡城卫前后夹击。

    李颜玉被编在由北疆军组成巡城卫的里,适才混乱中和同伴走散,误打误撞看到了蒙面人和他手中的暮摇婳。

    某一短暂的瞬间,她也生出上前救人的念头。

    可她迟疑地没踏出脚步。

    今夜突袭的是北胡的奸细,那攻击帝姬的自然是北胡人。

    听闻北胡的大王最喜好女色,他让人来掳帝姬,还能是为了什么?

    要是帝姬就这么被北胡的人带走

    心急速跳动着,李颜玉藏身在角落里,被心魔战胜,身子往后缩了缩,注视着那人的举动。

    旁边的是大帅他们待的主楼,他却到这里来,莫不是考虑到最危险的地方也便最安全?

    永平城自有的巡城卫越走越近,那人即将无处躲藏

    李颜玉一咬牙关,躲进拐角里掐着嗓子大喊:“来人呐!”

    两队人马果真被她的叫声吸引过去。

    蒙面人虽不明所以,但想到也许是大皇子派来的人,就放心地趁机走地道混进了主楼。

    地道通往城主的书房,而书房还有连通城外的地道的机关。

    大皇子早早地便在地道里候着了,见蒙面人顺利地将暮摇婳带来,不禁阴邪地勾了勾唇。

    轻拍了拍她的脸,大皇子面带惋惜地道:“在王城待着做个金丝雀不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