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认栽-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434章 认栽

    “如果想恢复先前的和平生活,便都安分点,不要他们还没赢,我们就先认输!”

    一席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赶来的姜严恪的席柏言站在城墙上,一致地紧盯着她。

    席柏言先有了动作,转身下去迎他的小姑娘。

    姜严恪还停在那,嘴角带了几丝欣慰的笑意,仰头看着暗下来的天空,喃喃低语道:“闺女啊,你把将珠教得很好。”

    他这小外孙女,不是软弱无能的人呢。

    听帝姬说了那么多,闹事的百姓渐渐平复下来,不禁想自己最初为何要跑来着辱骂北疆军。

    被暮摇婳等人直直地不躲不闪地盯着,哪怕天色昏暗,也好似能感受到那深沉不悦的目光。

    他们自发地后退,再加上巡城卫的组织疏导,没用多久便离开了城门。

    席柏言站在略显隐蔽的一边,在暮摇婳走过来时,扯住她的衣袖将她拉到自己跟前。

    “胆子大了?”颇有咬牙切齿的意味。

    呐喊半天的暮摇婳委屈地嘟了嘟嘴,双手吊在他脖子上嗓音微软中带着嘶哑地撒着娇:“席大人,我嗓子疼”

    后边跟上的荣青猛地回头,还示意金銮卫也停下,别打扰了帝姬他们。

    不过,前不久霸气威武的帝姬,这会儿又换成了娇娇的小姑娘。

    有点叫人嗯,惊讶。

    席柏言是有那么一丁点的微末的生气的,小姑娘擅自做主立下同上战场的誓言,可他无从怨怪。

    因为她做得很好。

    况且昨天她也跟他提过这事,只是她愈加坚定了这个信念而已。

    眼下再对准小姑娘微光闪动的瞳眸,他真是没有半点脾气。

    “你呀。”他无可奈何地叹气,将她拦腰抱起来,稳步往回走,“最会折腾我。”

    暮摇婳手上用力,嘴巴凑到他耳朵边,便是低声软语:“席柏言,我喜欢你。”

    喜欢是真喜欢,不知不觉中就喜欢上了,原因很模糊的说不清。

    这让她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她刚知道有这么个人,那时年少有过一些朦胧的好感。

    但自己要远离朝政、远离任何大臣以免授人以柄的缘故,她便逼自己忘记了席柏言。

    而兜兜转转,她终究是自己走向了这人身边。

    我喜欢你。

    这四个字不是她第一次说,有段时间她乃至将它常常挂在嘴边。

    可那些都没有今天给他带来的感觉更强烈。

    席柏言脚步顿住,视线空茫了一瞬,转过头垂眸看着她在夜色中晶亮的眼眸。

    低声指控:“你是要我的命。”

    暮摇婳很冤枉,记起这是大街上会有人看到他们这个样子,便红着脸催促:“快回去啦,我又渴又饿。”

    线条优美的下巴蹭了蹭她的额头,席柏言哑声道:“好,我们回去。”

    表白并非一时兴起,是“蓄意”为之。

    战情险恶,她穿上盔甲上了战场,保不齐会有个三长两短。

    因此她想先表白,让席柏言切身体会到,她对他是真心喜欢。

    被喜悦冲昏头脑的男人等用完晚膳,和大帅他们定好下面的应对之策,临睡前骤然恍悟了,她为什么要说喜欢。

    她为什么抱着自己不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