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撩拨-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42章 撩拨

    并抬手划过唇线做出封紧的动作。

    席柏言理了理衣襟,当真没去管她,眼里只装着暮成归一人。

    这期间暮摇婳也没闹出幺蛾子,如她自己所言,乖巧极了,仿若不存在。

    暮成归也比往常更一心一意心无旁骛,令席柏言情不自禁地怀疑这对姐弟在某方面达成了什么共识。

    但是暮摇婳和暮成归感情是真的好,暮成归不听他父皇暮远苍的话都会听暮摇婳的。

    唯一要教的学生让他省心了,席柏言的注意力就有些无处安放。

    视线的角落里暮摇婳低眉顺眼地端坐着,席柏言右手攥紧又松开,取出一本兵书到眼面前摊开。

    每日的教导有一定的时辰,结束后暮成归如有疑问找他解答即可,无事的话他便离宫回府。

    今天的太子殿下无题可问,反而从始至终都安静着的暮摇婳举起了手。

    暮成归适时地道:“席大人,皇姐,孤肚子疼,去出恭了。”语罢善解人意地飞速离开殿内。

    他学习时宫人们向来是在殿外候着,因而他这一走,偌大的屋里只剩他们俩人。

    “席大人可是不愿搭理本宫了?”暮摇婳无辜地咬着下唇。

    “没有,殿下又有何事?”

    “又”呢,瞧瞧,烦得都说出口了。

    索性是脸皮变厚了的,暮摇婳毫无心理负担地说:“方才听席大人同成归讲课,本宫想起了一首民歌,烦请大人看看本宫默的对不对。”

    话是这么说,可她坐着一动不动,显然是要他走过去。

    席柏言捏着兵书的手一松,云销雨霁,“好。”

    暮摇婳的字算不上多好,却也工工整整看得过去。

    他站在桌边,白皙的宣纸上同她一般娇小的字清晰地映入眼帘。

    ……

    君似明月我似雾,雾随月隐空留露。

    君善抚琴我善舞,曲终人离心若堵。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

    魂随君去终不悔,绵绵相思为君苦。

    相思苦,凭谁诉?遥遥不知君何处。

    扶门切思君之嘱,登高望断天涯路。

    ……

    其中“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一句,她写了两遍。

    他的视线停留在这句的第二遍上,耳边蓦然响起少女温软的嗓音。

    她在哼唱这首《古相思曲》。

    唱到“使我思君朝与暮”时,他偏生地听出了一分缠绵甜腻的味道。

    席柏言的愣神在暮摇婳意料之中,她却似什么也没感觉到,哼到一半就软软地追问:“席大人,本宫所默可有错的?”

    “没有。”席大人漠然地撇开眼,“可惜字略丑。”

    “……”暮摇婳不服气地伸长胳膊抓来被暮成归写过字的纸,“大人绝对是差别对待,和成归潦草的字迹相比,本宫的已经写得很棒了好不好?”

    暮成归偶尔鬼画符写出来的字一般人还真认不得,但这张上的稍微好点,毕竟他只扫视了一眼便看懂了内容。

    跟着席柏言棱角分明的脸上浮出从没有过的愕然,很淡,“这些是……”

    “哦。”暮摇婳不以为意轻敲打着桌面,“那册子看得本宫花了眼,成归便帮本宫筛选了下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