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前路-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404章 前路

    小姑娘太娇太软,席柏言用尽全力才忍了下去,将身体深处凶猛的兽拉回大牢。

    无论他们间发生什么亲近的事,只要是超出拥抱,必定在名正言顺之后才可以进行。

    他要尽可能地给她最好的。

    “我该出去了,婳婳,再让我抱一下?”他俯首,吐息洒在她耳廓。

    暮摇婳踮起脚尖,环住他的脖子,心里暗道,他定会安然无恙地归来的。

    一定会的。

    不适合在此停留太久,席柏言回去队伍中,随后暮摇婳也走了出去。

    她看到父皇和祖父、皇叔迎面走来。

    “婳婳?”暮远苍有几分诧异,“你今儿怎么起这么早?外面这样冷。”

    小脸都冻红了。

    “儿臣也来为大军送行。”暮摇婳迎着风头眼眸微眯,郑重地向两位大帅屈膝行礼,“将珠能做的不多,望祖父、皇叔此征多加小心,安然凯旋。”

    她劝不了皇叔留下,大战迫在眉睫,即便明知前路凶险会一去不回,也会义无反顾。

    再者说,这辈子因她生了太多的改变,保不齐,皇叔的命也会随之更改的,对不对?

    “帝姬有心了。”姜严恪面色带了点温和地点头。

    暮成归也起早前来,见暮摇婳在,姐弟俩便站在一起。

    仪式结束后,望着扬起的渐远的大旗,暮成归低声对身边的人道:“皇姐,孤比较担心席大人。”

    这两个多月他与席柏言接触甚少,但终归有五年的师生情。

    席柏言身体未痊愈,父皇刚任他为太师,便远行出征。

    大暮还真缺他一个席柏言。

    暮摇婳交握的双手攥紧,却回:“他吉人自有天相,何况军师的职责是在营帐中分析战事行事等,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叶南尽也去了的,据荣三称他身手也了得,只负责席柏言的安危定没什么问题。

    高墙之上,他们的身影变得越来越渺小。

    席柏言放下后面的帘子,脸转到前面坐正了的身体,目光微深又温柔。

    他看了看手中崭新的带着点属于小姑娘身上清香的帕子,唇角扬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席大人,你既查到了那种草药,便应知它喜寒,愈寒冷之地它长势愈喜人。

    北疆终年覆雪,它长在那最合适不过。

    应下这军师,有他人为之,也有自愿的成分。

    传闻北疆凶险他暗下眼眸,把丝帕再度收好。

    叶南尽瞥了瞥他的举动,神色意味不明。

    时间一晃而过,离大军去北疆已过了半个月。

    这半个月来,暮摇婳密切关注着从北疆送回来的所有消息。

    因着深冬严寒,战事激烈,送信的将士比平时更慢,日程要延长到十天以上。

    听说大军到北疆一切都还好,首战告捷,没人特意提席柏言,便是表明他平安无事。

    祖父和皇叔也无状况,暮摇婳却不敢放松,每天都紧绷着心弦。

    自初战后,大暮与北胡便僵持不下,对方根本不怕死的往前冲,出兵诡谲,难以预料。

    饶是席柏言,也想不出北胡的将领为什么不管兵将们死活,他们难不成有源源不断的后备军?

    岂料猜测竟成了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