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梦境-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4章 梦境

    “没事,先放他在这待着,明日一早本宫便进宫,面见父皇。”

    回到天池阁,暮摇婳没准七菱等人跟着伺候,只说一句“她想要安静”。

    七菱听得心都要碎了,帝姬定是为霍渊的过分之举而伤心欲绝!

    她不断地安慰暮摇婳,还骂霍渊……是猪。

    嗯,暮摇婳清楚自己这贴身侍女不擅长骂人,却是被她的话给逗乐了,“你且放心,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本宫想得开,只是本宫累了,想尽快休息,梳洗就免了罢。”

    看她姣好的脸蛋上倦意明显,七菱也不好多说,尽管很想帮帝姬摘去那一头朱钗,又恐惹她不快。

    注视着暮摇婳孤单的背影,七菱心疼地吸了吸鼻子:她要偷偷去揍霍渊,叫他斗胆伤害帝姬!

    头顶的朱钗着实是重,暮摇婳却没心思也没力气将它们取下来。坐到床边抱着膝盖,她环顾着四周熟悉的布景。

    她至今不敢置信,自己重新活了一回。

    她也不敢睡,怕这只是一个虚妄的梦境,怕自己只是一个孤魂野鬼。

    只能静等夜晚过去,等黎明降临。

    ……

    暮摇婳做了个梦。

    梦里她回到前世那座牢狱,作为旁观者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狱卒按着灌下毒酒,心怀不甘七窍流血至死。

    看着明明去过关着她的监牢的霍渊,摇身一变又成了刚回王城便见皇上为她求情,说他相信她不会做出大逆不道的事。

    少年天子悲痛地摇头:朕也不愿相信!

    暮摇婳平素对暮成归最好,哪怕重臣们都说帝姬谋逆当诛,他也要力排众议等她给个合理的交代。

    可他一人怎抵挡得住众朝臣?尤其是帝姬在牢狱中畏罪自尽——

    对,她分明是喝了毒酒,可他们给她安排了个更“好”的死去的方式:认罪后撞墙而死!

    死前还“放话”:大暮女子也可称帝,她所作所为没有丝毫不妥。

    这可真是死不悔改罪大恶极啊!

    一时间无数人对将珠帝姬唾弃至深,唯独暮成归坚持将她葬于皇家陵墓:“帝姬已经伏诛,念在她是朕皇姐、先皇最爱的女儿的份上,望诸位不要阻止朕的决定!”

    嗯,好弟弟,没白疼他。

    想到暮成归如迷路孩童般恳求地问他,“皇姐,你告诉朕,你没有谋反,没有想杀朕的对不对?”

    暮摇婳心口一疼,她没办法自证清白。

    倒是她和暗卫队、部分禁卫军同时“冲”进玄参门,将士们一齐喊着她的封号人人皆知证据确凿。

    画面一转,变为她出殡那日,夹道的百姓不再称赞她的容貌、羡慕她的身世、夸耀她的为人,都咒骂她合该死了不能转世,还说亏得圣上拿她当亲姐姐。

    暮摇婳麻木地跟在送葬的队伍后面,冷不防撞进一双深邃的眸中。

    就在前方不远处的檐下,有一人遥遥而立,目光深沉地专注地看着……将珠帝姬的棺椁。

    那样的眼神,实在是令人费解。

    暮摇婳认出了那人是曾经的太子太师、现下权倾朝野的丞相大人席柏言,但他和自己平日也没什么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