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烂棋-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396章 烂棋

    贵公子非但阴险狡诈,还养了群疯魔般的手下!

    男子冷汗涔涔地退到自认为安全之地,刚刚舒了口气,脖子上便被架了把锋利得刺眼的长剑。

    他当场就失了禁。

    “帝姬,人已全部抓到。”荣见双手抱拳在马车外扬声道。

    被压着的男子隐约听见帝姬二字,激动地当即便要抬头张望,可抵在他颈间的剑不长眼,他刚抬起一点点,便有几根碎发散落到地上。

    吓得他忙安分地埋下头跪好。

    “将主使人带回王城,交给司法监处置,其余的人,暂押进当地的牢中。”暮摇婳的语调四平八稳。

    男子竖起耳朵听着,这声音这语气,不似他在客栈遇到的贵公子那些人当中的人啊!

    但护卫是眼熟的。

    难道说马车里那位真的是帝姬,只不过一直没露面?

    想想很有道理!王城不向来都传帝姬低调,鲜少哪怕是为官者有人能见得她一面吗?

    男子惊骇得犹如一滩烂泥,大喊“冤枉”“求帝姬饶命”。

    荣见蹙起剑眉,冷声道:“把他的嘴堵上,有什么冤,到司法监再说。”

    “小的唔、唔唔”男子出声含糊地被拉走了。

    回到马车中,荣见看帝姬一脸疑虑,便问道:“有哪儿不对吗,帝姬?”

    暮摇婳摇了摇头,蹙着的眉头却未展,“不清楚荣见,回头必须督促司法监严格调查那商户的来历,他能埋伏在这条路上便很不简单”

    这条小路也通向王城,然一般人都会选择走平坦宽阔的大道,他们临时起意假装迷路走来此处,男子却丝毫不怀疑地设下埋伏。

    据此推断他并非多高明之人,便与能隐秘地跟踪他们相矛盾了。

    当然不排除男子是心存侥幸或胆子大敢出手的可能。

    她不善于断案,还是交由司法监处理好了。

    “王爷,棋子废了。”手下略带胆怯地汇报道。

    握着柄长枪的暮远佟愣住,眼角的余光如蛇信子一般游移到他脸上,“不是说都准备妥当了么?”

    “禀王爷,帝姬带了三十名金銮卫不是十二个。”

    “废物!”长枪扔过去,横着打在手下腹部,“让你们监视帝姬,这点小事都没弄清?!”

    手下强忍着痛意,闷哼声都没发出来,“是属下疏忽,请王爷责罚!”

    “滚!”

    想起什么,暮远佟又厉声将他叫回:“棋子死了没?”

    “没有,金銮卫众多,我们的人无法下手。但请王爷放心,棋子太蠢,一心想着脱罪,会咬定是自己认错了人。

    “帝姬那边,毕竟她和席柏言不清不楚的,也没法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出,棋子便自然想不到他看中的少年与帝姬是同一人。

    “而心知肚明的圣上哪能放过对帝姬意图不轨的人?必会怒而处死棋子,整件事就到底终结了。”

    暮远佟阴险地眯了眯眼,并不松懈,“盯紧了司法监,一旦有何异动”

    “属下明白!”

    回到王城,马车直奔席府。

    商户男子被荣三快马送去了司法监,暮摇婳他们稍微慢了点,因为担心太快会引起席柏言的不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