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折磨-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387章 折磨

    大抵是想到即将会发生的欢愉之事,他竟觉自己身体兴奋得燥热难安。

    窗户透过些许月光进来,男子依据轮廓判断外间的桌案上趴着的事那个会武的丫鬟,蹑手蹑脚地绕过她往里走。

    他身后,荣青静静地睁开眼,余光满含同情地掠过他,无声地惋惜地叹了口气。

    唉,好好一只母猪,就要被畜生拱了。

    里间的床上,暮摇婳半闭着眼窝在席柏言怀中,其实两人都衣衫整齐,可他温热的鼻息似柔软的羽毛般一点点撩拨着她。

    而对席柏言来说,小姑娘以这样的姿势在他触手可及之处,何尝不是一种酷刑。

    他不得不敛神屏息,将注意力投注在接近的脚步声上。

    叶南尽随意地睡倒在床脚,男子瞥了他一眼,想着他定是在伺候时迷药发作才倒下的。

    没将他放在心上,男子眯着眼邪笑地向床靠近。

    趁他没留意,叶南尽动了下腿。

    男子被绊到了,脑门磕在床沿一时晕乎乎的,意识半失。

    再加上发作的药效,他濒临失控地扯开自己的衣服。

    叶南尽忍住对他的嫌恶拉着他丢去外间,荣见冷着脸接过人把他送回不远处他自己的房中。

    “公子,小少爷,好了。”荣青站在床边轻声道。

    暮摇婳抬起头,由于担心那男子还很清醒,她才和席柏言同处一床。

    她不顾忌男女有别,是鉴于圣旨在手,他们只差个仪式,便足够名正言顺。

    当她提出这一想法时,席柏言是最不赞成的,而且态度尤其坚决,处于她的意料。

    到后来场面演变成大伙共同将他说服

    荣青伸出胳膊供暮摇婳扶着下床,因为她在里边,就很小心翼翼的,生怕会踩到全身紧绷的席柏言。

    “那个,会没问题的吧?”暮摇婳小声向叶南尽问道。

    “等荣护卫回来便能知道了,不过多半没差啦。”叶南尽语调轻松,心里默默心疼一把自家主子。

    主子可能憋坏了可能和帝姬亲密接触,也是很高兴的吧?!

    暮摇婳连鞋子都好好地穿在脚上,由荣青搀扶着走到外间。

    她刚坐到凳子上,荣见轻扣门进来,“小少爷,一切都安排好了。”

    男子被捆得严严实实,再晚一些等大家全部入睡,他和另两名金銮卫再下去将母猪迷晕送进他屋里,然后给他解绑。

    那时他的药效发挥到极致,不折腾到天亮是不会停的。

    他们明日早些走,便不用撞上那恶心人的渣滓。

    一墙之隔的席柏言难耐地低声喘息,将某种情动压制下去,狼狈而性感地咬着薄唇,颈间汗液模糊。

    差一点便让小姑娘“得逞”了,那甜蜜的折磨。

    她定是故意为之。

    知晓他无生命危险后,便实施起特殊的“报复”。

    “大人,”贴心的叶管家悄咪咪问,“要不要属下给你拿条湿帕子来?”

    席柏言的嗓音嘶哑又危险,“下次凑热闹,别当着我的面。”

    被戳中心思的叶南尽麻溜地退远,把方才邀功的念头恶狠狠地掐灭。

    翌日天刚蒙蒙亮,暮摇婳一行人便上了马车。

    楼上,男子厢房内传出惨烈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