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危机-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379章 危机

    暮摇婳“嗯”了一声,回过神来,“确实不容乐观,明日得出城寻药,因此一大早便要起身本宫乏了,靠这休息会,到了府上再叫本宫。”

    “是,帝姬。”

    不消顷刻她便呼吸平稳,荣青默了默,解下自个的披风,轻轻给她盖上。

    一早暮摇婳就让荣九带了亲笔书信进宫,告知暮远苍她有事出城几日。

    席柏言又是告病假,令暮远苍直皱眉,寻思着既然闺女喜欢,不如让他整日陪着婳婳。

    可他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想必朝中多数人会上书劝自己不要罢免他的职。

    怎么说也还都有重臣盼着席柏言担任丞相,为了私人感情耽误朝政,要不得。

    暮远苍叹息,这几个月太子太师真多病多灾的。

    彼时席柏言已被移放到马车上,有了圣旨,暮摇婳无需顾及避嫌,跟他就同处一架马车。

    还有荣青也在。

    叶南尽骑马跟随,除去荣见,另有三十名金銮卫身在暗中。

    暮摇婳派荣三荣四护在御医左右,荣五则被派去木寸山,假使找着了有子姜草,便尽快跟上他们,一日内找不到就回帝姬府待命。

    席柏言又没上朝这有目共睹,原因自然也瞒不住。

    很快暮远佟便知晓他去哪儿了。

    生了什么病得出城医治?他玩味地琢磨着,很严重的话,就此了结了也好。

    席柏言很危险。

    以前他只听这人有神童之美誉,可书看得多不代表会利用,便没多注意。

    后来见识了他的才能,得知李末三番五次的拉拢讨好皆被四两拨千斤的糊弄过去。

    更是一心向着帝姬。

    暮远佟觉得,除掉席柏言比将他收在麾下更容易成功。

    他既出了王城,难免会遇上流匪之类的人吧。

    暮远佟不咸不淡地想。

    在路上颠簸了近一个时辰,暮摇婳昏昏欲睡中听到一阵咳嗽,定睛一看,席柏言支起上身,眼还未睁开,一手在怀中摸索着。

    他咳个不停,暮摇婳想也没想地掏出自己的丝帕递上去,却见他从怀中拿出的东西分外的眼熟。

    不待她看仔细了,咳声停止,他头也没抬地将那物紧攥在手心。

    约莫意识到自己身在异地,他正要环顾四周,但又剧烈地咳嗽起来。

    暮摇婳没迟疑地将丝帕递到席柏言嘴边,他还没来得及伸手接,一口秽物便已吐出。

    其中夹带着血丝,暮摇婳看得分明,手倏然颤了一下。

    席柏言抬头,对上她颤动的在他看来是异样美丽的眸光,眼中暗流涌动,拿过迟迟没动作的她手中的帕子,声音嘶哑,“将珠”

    尾音伴随着又一阵咳嗽,暮摇婳慌神了,凑近轻拍着他的背,“你快躺下躺好,别说话了,好了再说,什么时候说我都听着。”

    染了血的丝帕从他无力的手里滑落,荣青见机将它收拾走,重新地上干净的帕子,以及温热的水。

    由于接了她的帕子,席柏言便放开了原先攥着的东西。

    暮摇婳也顺势看到了,那就是她前不久“被”送给他的坏掉的丝帕。

    若说没感觉是假的,甚至她都想当场问他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