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灰暗-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378章 灰暗

    “他大可以直接告诉本宫。”暮摇婳静静淡淡的,丝毫没受触动的模样。

    “可大人担心您不会见他更不会信他,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暮摇婳目光幽幽地意味深长地瞥着他,“席大人自己认了他的算计没有多少好意,叶管家却说出了花来,嗯,叶管家如此的忠心耿耿,实乃席大人的福气呢。”

    叶南尽,“”真他娘的心虚。

    这下改为摸摸鼻子,但神色正经了几分,“大人幼年过得艰辛,据小的所知的便是常人无法接受的范围。他无依无靠人人可欺,最”

    他顿住,应是在斟酌着用词,“最惨重的一次即您方才问的,大人被打断了手脚,郎中也是庸医,治没治好反而留下了毒素,然后只能以毒攻毒到底没治完全,演变成顽疾,大人习不得武,正是这一缘故。”

    至于主子被弄断手脚的真实缘由,自然是不能对帝姬说的。

    主子要用苦肉计,他便再添一把火。

    而根据帝姬的表现,叶南尽就知自己的火添对了,“小的所说只是大人所遭受的冰山一角,还有是大人没提过小的不知道的”

    暮摇婳垂着的长睫下眼神晃动,像有什么堵在喉间一样。

    手脚皆断、以毒攻毒,叶管家说得轻轻巧巧,可它背后意味着什么无人能说感同身受。

    换句话说,席柏言能活下来,能与她相遇,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

    指甲掐进手心,暮摇婳侧首看向睡得安稳的男人,“这样的情况,持续有多久了?”

    “最少十年。”据说是十二年,他不太清楚,七年前他才认席柏言为主。

    她顿然瞳眸皱缩,发作间隔是三个月到五个月,这么一想便已觉心惊胆寒。

    “那么发作时,会是怎样的?”

    “疼,偶尔也有吐血情况。”他平静地说出冰冷的字眼。

    暮摇婳说不出话来,她平时最怕疼,叶管家口中那一个“疼”字代表着什么,根本无法想象。

    “这一次,吐血了吗?”她小心翼翼地问道。

    叶南尽抿了抿唇,“帝姬,恕小的不能如实回答。”

    可这已经是委婉地肯定,暮摇婳闭上眼,缄默了片刻,再开腔时嗓子微哑,“好好照顾你家大人,本宫明日一早便会过来。”

    “帝姬!”叶南尽叫住离去的她,“席大人确如传闻那般,未曾对任何女子亲近过,他待您特殊,不单单是由于您的身份。先前王丞相在世时,有意将千金嫁给我们大人,但大人当时便拒绝了”

    暮摇婳明白他提到这事的用意,无非是暗示她,如果席柏言看重的是身份,那他便会娶了王丞相爱女。

    毕竟前丞相千金比她对席柏言的仕途更有利,这是不争的事实。

    “小的愚钝,不识何为情爱,可若我家大人对帝姬您并非喜欢的话,那小的真不晓得什么样的才能被称为喜欢。”

    “帝姬?”见暮摇婳出来后一直不吭声,又魂不守舍的,荣青轻声道:“是席大人的近况不容乐观吗?属下看您闷闷不乐的”

    御医不是说能治好席大人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