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不放-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375章 不放

    他黑沉的眸中有短暂的震惊,跟着席卷上绚丽的谷欠色,被她柔软的唇瓣和碎米一样的齿触碰过之处,好似燃起了浇不灭的大火。

    灼烫的惊人。

    她快跑离开是正确的选择。

    否则他将不管不顾地留下她,困在榻间肆意

    不能想。

    除了情谷欠,一同涌起的还有奔腾的痛楚,带着腥甜沁上嗓子眼。

    席柏言来不及看一眼小姑娘灵动的背影,就被拉扯着意识,狠狠地摔在地上。

    完全失去意识前,他想,哪用她做任何事,只要她随随便便站在那,他便永世无法忘记她。

    坐到帝姬府的轿子里,暮摇婳一手按着里头急促跳动的胸口,一手抚了抚发烫的脸,忍不住小声哀嚎。

    她其实太不矜持了吧?!

    毕竟很早以前,她便想对席柏言那样

    刚刚为什么不看他的表情啊?很亏的好嘛!

    耳边难以平静的喧鸣鼓噪,暮摇婳双手捂住脸低埋下头,做都做了,居然不敢看他的反应,胆子那么小的吗?!

    圣旨在手,席柏言便已是她的人了!胆怯什么!

    暮摇婳强行按捺住内心的激动,轻咳几声清了清嗓子,回想席柏言说的话,仍觉好气又好笑。

    较真的究竟是谁。

    还后悔。

    从她下定决心撩拨他时,就从没后悔过。

    即便确有退怯之心过他的心思怎么比她还细腻?

    唔,似乎他心思素来都很细腻

    暮摇婳想起赐婚的圣旨,再想席柏言这恼人却自诩体贴的行为,打定主意,过两天再把圣旨拿出来,看他当如何。

    但是,越想越后悔没看席柏言的表情矜持没必要的啊!

    很多年后,当她把这事纳为有趣的回忆同他说起时,被告知他这么做的原因。

    席柏言被暮摇婳揍得两天没能下床。

    嗯,是真的揍。

    然而没能下床的真实原因,便不为人知了。

    暮摇婳在构想她与席柏言的成婚大典该怎么去办。

    那种盛大的普天同庆的已有过一次,又是不愿回想的记忆,更少了点人情味。

    她琢磨着,偏民间风会好点,比如铺十里红妆,高头大马接亲的。

    谁能料到这却成了她的“一厢情愿”。

    只因,两日还没过,叶南尽便跑来帝姬府,不等通报分寸尽失地向她求助:“帝姬,我家大人出事了!”

    席柏言昏迷了一天一夜。

    他留下的方子还少了味药,偏巧是不可多得的一味。

    但他没写清,叶南尽不是郎中,根本是束手无策。

    即使没有主子的嘱咐,他也会找帝姬。同时也后知后觉,主子又用了那招苦肉计。

    暮摇婳几乎是思绪空白着去往席府,紧张忐忑着等待御医给席柏言诊治。

    她焦躁的右手止不住在抖,对叶南尽出口不由自主地带上了责备之意:“为何没早点找本宫?”

    叶管家很无奈,“大人他不让。”

    担心席柏言的情况,暮摇婳便没深想,下意识地认为他的“不让”是觉得他们已经断绝了关系。

    等到御医出来,她立刻迎上去,“状况如何?”

    御医神情微妙的凝重,“帝姬殿下,席大人体质特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