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断绝-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373章 断绝

    她眨了眨眼,“你说什么?”

    “另外,还有一件事,不管你选择与我在一起与否,我都应当告诉你的。”

    席柏言边说边朝她走去,停在与她相隔不足一尺的地方,低下头,黑眸紧锁她娇艳明媚的脸庞。

    “我算计过你。”

    他轻声吐出这五个字,“在你我正式结交前,霍渊那一次,是我让管家找了被霍渊杀害妹妹的那人,教她给你写信,揭发霍渊的罪恶。”

    要不要告诉他,那事她早就知晓了?

    暮摇婳目光四下游移,不算笑地笑了笑,“可是你那样做了,也是为我好啊,不然我就掉进一大坑里了。”

    前世她没理那封信,不就坑了把自己?

    “不是,我并未从你出发为你好的,准确来说,我是怀着一股恶意在那以前,你故意躲着我,对么?所以当我偶然发觉霍渊私下混乱的生活,便想让你知道,为什么你对我弃之不顾反倒愿意与他成婚,想让你看看你选了怎样一个不堪的混蛋。”

    席柏言语气很差,几乎能称作是恶劣,便是目光也失去了温柔情深,似被剥下了谦和有礼的皮囊,露出内里的肮脏腐朽。

    尽管如此,暮摇婳却心尖酸涩,想要抱住他。

    过去的,她已经决定忘却,曾经而已,没有提起和责备的必要。

    就算是她,最初接近他的动机不也是不纯的难以启齿的?

    他们有的是以后啊。

    “我躲着你,是有原因的,可我还不能告诉你。”因为事关皇室秘辛,“但往后会好的,我喜欢你,你喜欢我”

    “你真感觉我喜欢你么?”席柏言俯下身,有逼视她的意味,“或者说,我真的喜欢你么?”

    说到这,他自嘲地勾了勾唇,“我自己都分不清,我究竟是不是真的喜欢你。”

    喜不喜欢么?他只知道他想要她,而且只想要她一人。

    “我搞不清的事,将珠,你为何这么笃定?”

    暮摇婳不得不身体向后仰,视线却不躲不闪,“我也没有很笃定,不过听你的意思,你是觉得自己一点也不喜欢我?”

    “至少开始的时候是这样,我也曾同你说过,我跟你走近,是想借你的势,也很有成效。我们各取所需。”

    “现在,也算各取所需的吧?”

    “执著的小姑娘,”他叹,“你这般待我,我若贪图你的身份地位,便顺着你的意做你的驸马,而你不会觉察到自己在我这只有利用的价值。”

    “那你干嘛说出来?”

    “因为我不想再伤害你。我能感受到,你是真心对我,你的感情诚挚无欺。而我心软了,见不得你的笑,你一笑我便会想起自己的卑鄙,会心怀愧疚。”

    换言之,不就是重视她了不想她受伤?

    暮摇婳简直要被气笑了,也有一点糊涂,她看不明白席柏言为什么要将自己的“辛劳”付之一炬。

    将错就错,不也能成就一桩美事?

    看懂她的纠结,席柏言心里一软,他走这一步是要自己把扎在她心头的刺拔掉,以免在将来的某一天产生恶劣的后果。

    “将珠,我只是想对你完全的坦诚,决定权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