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好久-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372章 好久

    她和席柏言的两月之期已过了六日,这其间他们甚至没怎么见面。

    父皇禁止他们联系好似昨天发生的事,席柏言深夜翻墙找她却久远的模糊不清。

    暮摇婳很迷茫。

    重生以来,她最想要的是什么来着?

    父皇平安康健,自己生活无忧。

    撩拨席柏言为将他绑在大暮皇室。

    然后她喜欢上了想收在手心“利用”的目标。

    罢了,先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其他明日再细想。

    心腹侍女被拉出去赐死,连妃将为昭仪,留有一命但不复荣宠。虽未打进冷宫,但也相差无几,只会落得孤独终老的下场。

    岚贵妃失职,罚一年俸禄。

    这件时便就此地揭过。

    自那天后,席柏言第二回重咳吐血,量不大,却照样叫人触目惊心。

    他举止斯文地打理着血迹,叶南尽便在这时来报:“大人,帝姬身在门外。”

    席柏言哑着嗓音,“容我换身衣服再去迎接她。”

    叶南尽方才闻出异样的味道,“大人,您又咳血了?!”

    “一点而已,莫要大惊小怪。”他慢条斯理地擦拭着手,“出去,我要换衣。”

    末了又加一句:“先别向帝姬提与此有关的半个字。”

    叶南尽动了动嘴唇,心不甘情不愿地低声道:“遵命。”

    暮摇婳等在宽敞明亮的院中,被东南角那株梅花吸引了视线。

    阳光很漂亮,衬得梅花格外绚烂。

    冷风裹挟着若有似无的清香,像一只温柔的手熨帖着她的身心。

    暮摇婳在原地看了会,正要迈步向它走去。

    “将珠。”席柏言的声音很缥缈,她身形顿住,转过脑袋,撞进他湛黑深邃的眸中。

    情不自禁的,她记起许久之前,梦里见到的那双溢出晦涩的深情的眼。

    “席柏言。”不自知地扬起嘴角,暮摇婳步伐迈向他,眉眼弯弯,“好久不见呐。”

    男人负手而立,温和地注视着她走近,是发生过很多次的场景。

    但暮摇婳没走到他跟前,还隔了点距离便停下了。

    席柏言视线微垂,了然地拔腿前行了两步,“好久不见。”

    小姑娘扬起脸,细细地打量着他,“你是不是又偷偷瘦了?脸色也不大好看。”

    偷偷瘦了

    席柏言心仿佛泡在水里,一片柔软。想伸手抱抱她。

    “青天白日你便过来我这,圣上那里会不会不好交代?”

    “啊,那没事。”暮摇婳还没想好措辞,“我们先进屋?”

    她说着,便已兀自向前走去了。

    走了几步,见他没跟上来,再转过身,发现他眼波幽深地望着自己。

    那样的眼神专注也热烈,奈何品不出好的味道来。

    暮摇婳心底某处塌陷了一块,“席柏言?”

    “嗯。”他启唇,刀削斧凿般的面孔深刻隽永,“将珠,”他这么唤她,“圣上不赞同我们在一起,便到此为止罢。”

    哪怕是设想,他都心疼得厉害。

    怎么可能到此为止。

    他要的从来都是永远。

    “我不想,看到你夹在圣上和我之间,左右为难。”席柏言艰难地开腔说道。

    暮摇婳慢慢地睁大漂亮的珍宝一样的眼眸,她是不是出现了幻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