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圆场-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37章 圆场

    但凡涉及到暮摇婳的事,荣见便会格外上心。

    此次霍渊的诬陷绝不是空穴来风,一定是他平日哪里做的不好落了旁人口舌。

    自霍渊入狱后,他便逼迫自己远离暮摇婳,在暗处保护她,不到关键地步不可现身。

    暮摇婳没法,让七菱转告荣见别多想,他们身正不怕影子斜。

    过了两日,暮摇婳再次入宫,从汪总管那里取来了暮远苍为她准备的册子,里面列上了王城的所有青年才俊的身份喜好等等。

    不是暮摇婳恨嫁,暮远苍更不想她早早嫁人。

    可用他自个的话来说,身处高位,保不齐哪日便没了命,届时有一良人陪在暮摇婳身旁他方能安心。

    暮摇婳倒不是惦记着他可能会早死,而是不愿让父皇忧心,顺着他的意罢了。

    这册子她也有别的用处。

    随后暮摇婳去了暮成归的东宫,她到的时候席柏言不在,暮成归抱着个陶罐蹲在桌子下斗蛐蛐。

    “……”暮摇婳抿唇,他都多大个人了,宫人们可都看着呢。

    左右宫婢瞧见帝姬殿下面露稍有不愉,也不敢提醒暮成归。

    她们想,被帝姬发现太子在玩这个,顶多教训太子几句,要换了席大人,太子保证得被罚站一个时辰。

    主要是她们也觉得,太子躲在桌底下玩蛐蛐,有些许丢人。

    不如丢了笔墨纸砚明目张胆地去花园里玩!

    暮摇婳蹑手蹑脚地走到暮成归背后,屈指敲了敲桌面,很像席柏言的作风。

    因此暮成归吓得忘了自己在哪儿,仓促间起身,脑袋直直地撞到了桌子,“咚”的一下。

    宫婢们纷纷扭过头,没眼看。

    “皇姐?!”暮成归捂着脑袋从桌子下爬出来,“哎呦”着晃她的胳膊,“皇姐你来了怎么不出声呢?”

    外面是有公公通传的,离御华殿近了她不想扰了清净便让公公噤声。

    “哎呀,孤的蛐蛐跑了!”暮成归也不管什么头疼什么皇姐了,叫嚷着让人把蛐蛐抓回来,那可是他仅剩的两只蛐蛐!

    少年不顾形象地四处蹦跶惊呼,暮摇婳瞠目结舌地把食盒随手放在桌案上,正要上前靠近了瞧瞧,余光瞄见一抹玄色的袍角。

    顿住脚步,她再瞥了眼不知“危险”临近的暮成归,心疼地移开目光。

    “呀呀呀!看孤的厉害!”小少年张牙舞爪地猝然扑倒,手心里拢住了一只蛐蛐,来不及高兴,一双暗黑缎面的靴子闯进他的视线里。

    “……”安静。

    暮成归吞了口口水,手里的蛐蛐活蹦乱跳。

    席柏言沉稳的表象滴水不漏,儒雅俊朗的脸上不带丁点的情绪,“太子这是什么招式?臣不记得自己这样教过你。”

    暮摇婳“噗嗤”笑出声,清脆的声音似碎冰撞击着白瓷碗壁。

    这一笑化解了周遭令人窒息的寂静,席柏言一撩衣袖,对着她拱手一拜,“见过帝姬。”

    “席大人免礼。”暮摇婳莞尔,“这两只蛐蛐是本宫带来和皇弟一起玩的,不想竟让它们跑了,闹成这般实属不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