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气味-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369章 气味

    岚贵妃慢慢悠悠地说着:“它们都非宫中绣娘制作,若说本宫的侍女手里这只不是你的,那它们用的丝线相同,针法也相同,该怎么解释?”

    她用的是“该”,摆明了是要听连妃说谎把它圆起来。

    赤果果的嘲讽奚落。

    连妃被气得浑身发抖,就在此时,暮摇婳来到。

    不仅人到了,还将一只猎犬带到了。

    鉴于猎犬鼻子灵敏,比人更易察觉气味,用他来找某些东西更为便捷。

    暮摇婳不知道把它带来有没有效,但看连妃瞬间惨白的脸色,她便知晓自己猜对了。

    这里还有那种药,连妃她们一定不敢带出寝宫丢掉,万一被发现即得不偿失,只能在宫里销毁。

    并且看她脸色,可能离她扔药的时间还不长。

    “这是父皇最喜爱的猎犬,每次父皇狩猎都会带上它,然后满载而归。”暮摇婳语气平静地介绍,好似在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事。

    到底是最受圣上宠爱的帝姬,寻常人为这点事,哪能借到圣上的爱犬?

    连妃仍在叫嚣:“你们这是陷害!没有证据便强行搜宫!即使找出证据也是刻意弄出来的证据!”

    “别急着下定论,连妃娘娘,您最好安静些,免得事后巴掌打得太响亮。”暮摇婳一看三只形似的布包便有了底。

    如果此事与连妃一点关系都没有,还能是流苏特意跑这来偷她的东西来嫁祸她么?

    什么仇什么怨,不要命的报?

    连妃别有深意地睨着她,“将珠帝姬,你搞清楚点,别被利用了都不晓得!你是在蕙岚宫被人下的药,岚贵妃得负全责,可她三言两语你便觉得是本宫在害你,这样的人难道不可怕吗?”

    岚贵妃眉梢微挑,红唇翕动,无声地吐出两个字:愚蠢。

    就连她的心腹侍女都恨不得堵上她的嘴。

    暮摇婳本不想多说的,可人家主动漏出把柄,她不用上还挺说不过去的。

    于是她道:“您怎知我是在蕙岚宫下的药?如此笃定,因为前天父皇带人去了那么?可没人说父皇那么做是为什么啊,您倒是蛮关注蕙岚宫的动向的。”

    不长不短的一句话,连妃听了是哑口无言。

    暮摇婳将装过药的布包递给牵着猎犬的侍卫,侍卫接过它放在它鼻子前停了停,随后牵起它走了出去。

    连妃的心腹侍女几乎昏倒,昨晚她把剩余的药渣倒在院中的某棵树下,具体哪一棵她都忘了。

    据说猎犬鼻子很灵敏,经过一夜,那气味应该不会显著到被它闻见吧?

    暮摇婳心里嘀咕道,自己的猜测能力还行啊,看连妃和她侍女那脸白的,结果显而易见了罢?

    席柏言有在关注暮摇婳的动静,她能自由出行了,圣上对他的态度也好了不少。

    暮远苍能向暮摇婳认错,可怎会拉下面子向臣子道歉。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就连丞相人选,他也在考虑着旁人。

    等了五年,就为这个位置,眼下折在暮摇婳的事上,席柏言毫无恼意。

    脑海里浮现着小姑娘的笑脸,席柏言也抿唇淡笑地换下官袍,下一瞬却吐出一大口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