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折命-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367章 折命

    抑或是可说成,她心里有阴影了。

    她有点心不在焉地把玩着自己的衣袖,岚贵妃走过来时,恍惚间透过她看到了皇后的影子。

    不过也对,将珠是姐姐的女儿,有几分相似不很正常?

    岚贵妃慈爱地笑着走上前,“那丫头嘴硬,要撬开还得嬷嬷花上点功夫。要么,将珠你便在本宫这用晚膳?”

    暮摇婳一时没缓过神,迟钝地拒绝,“不了,我等下还有事要去趟太子那里。”

    她了然地点点头,“既是这般,本宫便不强留你,凶手的追查你莫担心,不出两日,本宫定给你个交代。”

    “好,便辛苦贵妃娘娘了。”

    席府。

    叶南尽急得团团转,正主倒悠闲地翻着兵书。

    他唉声叹气了好多次,席柏言不得不分个眼神给他,“怎么,你想嫁人了?”

    “大人,”叶南尽生气不好不生气也做不到,颇为幽怨地瞥了垂眸看书的他一眼,“都这时候了,你还和苏大人闹不愉快,回头那药从何”得来?

    席柏言风轻云淡地过了会才接腔,“我,和他闹不愉快?”

    若非苏崇惠自己送上门来,他都懒得搭理一下的。

    对待那些人,他一向没有好脸色给他们看。

    “不是!”叶南尽差点咬到自己舌头,“可你说那样的话,他嘴上不提,上报后就严重了。”

    “能有多严重?他们顶多是不给药,无需大惊小怪。”席柏言似淡定如初,眼睫下的黑眸里晕染着浓稠的讽意。

    “府上的药已经快没了,上面再不给,你的身体”会受不住啊!

    “他们在逼我。”他语调透着抑郁的低沉,“苏崇惠花了九年成为圣上的心腹,我这五年毫无进展,他们能不急?”

    席柏言将书倒扣在桌案上,下面的一句话轻得叶南尽费了好一番努力才琢磨明白:“我受够了。他们以为,真能靠那个困住我?”

    暮成归被冷落了许久。

    这些时日也就暮远佟经常来找他,暮远苍政务繁忙,见了他也没一句关心的话,只会问功课做得如何。

    而暮摇婳出事,暮远苍就围着她团团转。

    少年已非昔日柔软,被暮远佟误导地生出了猜忌之心。

    今日暮摇婳再来,他没了往常的热络,剩下虚幻的客套。

    他知晓她受人诬陷自顾不暇,却无法不心生嫉妒。

    然而他却没想过,如果他不是太子,说不定暮远苍待他也会多一些柔情。

    出了东宫,暮摇婳心下空空的,很有说不出的怪异之感。

    大约是成归更沉稳了?

    她没想太多,毕竟危险藏得太深,藏了很多年,这点异样如何觉察。

    隔日,暮摇婳被通知进宫。

    岚贵妃和圣上都密切关注的又牵扯了帝姬的案子,后宫主管们不敢怠慢,即便连妃也不是他们能随意动的人,但找出证据让主子们来便可。

    最关键的是,连妃曾经玩过这样的把戏,御医房有人知晓,岚贵妃也心中有数。

    御医有时属无可奈何,岚贵妃不为难,只盯着连妃一人。

    所以还在做着美梦等着“喜讯”的连妃,等来的却是惨痛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