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嫁祸-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361章 嫁祸

    但她虽然哆嗦着,却像在寻求岚贵妃的庇护,有意无意地躲避着暮摇婳的视线。

    有个词叫欲盖弥彰。

    暮摇婳改不了的敏感多疑,再加上流苏是真的很怕,近乎能断定她有问题。

    岚贵妃也疑窦渐生,可她紧接着而来的反应便在意料之外。

    流苏没松开那块碎片,反而紧紧地捏在手心,血迹慢慢渗了出来。

    她朝岚贵妃接二连三地磕着头,好似感觉不到脑门的疼,“贵妃娘娘,请您一定要饶恕奴婢,奴婢不是故意的!”

    这话意有所指啊。

    岚贵妃上上下下地扫着她,“你这是何故?本宫未曾降罪于你,你怎的还在为自己求情?”

    流苏怯生生地朝安安静静坐着的暮摇婳瞥了瞥。

    “娘、娘娘,奴婢只听您的命令”

    上赶着给她送人头?暮摇婳眼色玩味。

    “圣上驾到”便在此时,殿外传来公公的高呼,岚贵妃暂定对流苏的打量,起身恭迎暮远苍。

    但来的不仅是暮远苍,还有两名督查后宫侍女的总管,以及一位御医何司法监的两位大人。

    “臣妾拜见圣上。”

    “儿臣拜见父皇。”

    此次阵仗浩大,暮摇婳已有猜测,反观岚贵妃似在状态之外,倒也从容镇定。

    “平身。”暮远苍坐到主位上,瞥了眼左手心流血的流苏,仿佛并不在意,“婳婳也在呢,还挺热闹。”

    “父皇?”暮摇婳目光掠过御医等人,面露征询。

    岚贵妃则紧盯着流苏,终是明白过来她说那些的用意。

    嫁祸?

    暮远苍冲暮摇婳点点头,示意她静静听着,之后才面向右侧尊贵的女人,“岚贵妃,前两日宫里的流言,你是不是该给朕一个解释?”

    她淡妆的脸上疑惑尽显,还未开口,却见暮摇婳陡然站起,身形闪过。

    紧跟着是流苏惨烈的痛呼声。

    原来当暮远苍看着岚贵妃,两人都没注意流苏时,她想用那块碎片扎向腹部,但被暮摇婳眼疾脚快地拦截住。

    她踩中了流苏的手腕,碎片从手中脱落掉到地面上,由于她用力有点猛了,险些将流苏的腕子弄折。

    “抱歉父皇。”暮摇婳看了看暮远苍,再度看向抱着手颤着身体的流苏,眸光犀利如同将她看穿,“好端端的,你闹这一出做什么?”

    “奴婢奴婢”流苏怯怯地一点一点抬起头,祈求地看着表情冷淡的岚贵妃,“娘娘救救奴婢!救救奴婢!”

    她不想死!可她也不能连累心爱的人!

    连妃的侍女握着她的把柄,让她把脏水往岚贵妃身上泼,还要她尽早显露马脚。

    而如今圣上和帝姬都在,她她做了这些,定是会叫他们起疑的吧?

    岚贵妃更为漠然,刻着岁月痕迹的眉目间透出厌恶,“流苏,你晓不晓得自己伪装得很拙劣?”

    先不说流苏被谁人收买,就这点段数,帝姬或许看不出,但能糊弄过圣上和司法监的人么?

    她也想通了,圣上带这么些人过来,是查到流言的源头在蕙岚宫。

    谁那么卖力地牵扯上帝姬,却只贡献出了一场好戏。

    岚贵妃不动声色地嘲弄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