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害怕-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358章 害怕

    短短的一刹那,他又恢复温润谦和的做派,戏谑道:“本想试探看殿下会不会抛弃我的,这个答案,好像有些意外?”

    暮摇婳眨了眨眼,“你怎么总想着我会抛弃你啊?我们还不算正式的呢。”

    “也是,那我得快些走,仔细被圣上的侍卫当场捉住,怕是要受刑。”

    分辨不出是真心话抑或在开玩笑。

    好不容易愉悦了几分的心情又沉到谷底,暮摇婳耷拉下小脑袋,抬手按着额头。

    席柏言发现她低落下去的情绪,探身凑近些微,“将珠?”

    “啊,”她没抬头,“确实天色已晚,你还有伤在身,早些回府歇息罢。”

    再迟钝也能感觉到她变化的源头在于他,席柏言黑眸一眯,“我伤势恢复良好,你莫要忧心,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最要紧。”

    “嗯呐。”她终于扬起面孔,秀气地抿唇笑,“夜晚外头很冷,我就不送你了哦?”

    “这是自然。”席柏言望着她的眼睛,“不过,你是不是还有别的话要对我说?”

    她晶亮的眼眸一转,“唔,要说别的话叫你以后对我好些?我这也算因你受的冤屈呢!”

    不得不说暮摇婳伪装得好,饶是精明如席柏言也没将此时的她看透,“我似乎也被冤枉得不轻?”他啼笑皆非,却温柔地应下,“嗯,会对你好的。”

    暮摇婳心满意足地点着脑袋,丝毫不见方才的不愉。

    “将珠,陷害你的人,你可有怀疑的对象了?”他没忘正事,适时地将闲聊拉回正题。

    “要等御医给出答复才能判断呢,单论脉象是近两个月,这期限范围比较广,排查起来有难度啊。”

    但御医之意是,下药的时间或许并非真是两月前,很有可能药效便是如此。

    “好。”席柏言眼神柔和,“你先别乱想,留心身旁的人。”

    他会找机会面见圣上详谈此事。

    怕只怕动手的人更深的目的是为扳倒他。

    暮摇婳果真没送席柏言。

    之前异常的表现她有心不提,席柏言便顺着她的意当什么也没发生。

    可她自己心如明镜,那一瞬间是因没由来的想,她对他过度在意,而她在他心中的位置却是拿不准。

    她觉得危险。

    更多的是害怕,怕自己上了心,反而他能全身而退。

    明明她起初要的是席柏言向她交出心,为何自己接连输阵?

    暗夜里,暮摇婳叹息一声,将被子扯上来盖过头顶,努力心无旁骛地入眠。

    “谁抖露出的消息,还没查到人?”暮远苍的话音里透着浓浓的不悦。

    流言是压了下去,可散播流言的人不能放过,否则这宫里不得被搅乱得一团糟?

    汪总管期期艾艾地缩着脖子,“圣上,这才过了一夜”宫中那么多人,要查清谁在作祟谈何容易?

    “别给朕废话,一群废物!”暮远苍心口发闷,粗鲁地扯开些衣襟,“再查!查不到人朕唯你是问!”

    “奴才遵命!”汪总管苦兮兮地出去,险些撞上迎面来的苏崇惠,“苏大人?这一大早的您是有急事要见圣上?”

    “是,烦请汪公公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