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想见-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344章 想见

    暮摇婳秀气地喝了几口茶,便捧着茶杯暖手,抬眸触及对面之人的视线,她歪了歪脑袋,“莫不是我脸上开了花,你今日怎的一直盯着我看呢?”

    “没看你的脸。”席柏言薄唇抿着淡笑,轻扬下巴示意她那双红红的手,“这是要冻着了?”

    “啊。”她看过去,“没事的呢,一会便能恢复。平日里我都会注意保暖的,方才是特殊情况的嘛。”

    语罢她目光一顿,他就是一问,自己解释这么一大通,会不会很奇怪?

    但她也是习惯性般的顺势说了那些话,这种感觉

    席柏言温温淡淡的口吻,“是要注意些,生了冻疮会很不舒服。”

    暮摇婳细眉微弯,“你是在关心我哦?”

    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不曾答话,好像是免得亲口说出了让她得意。

    “哎呀席柏言,你脸红了!”暮摇婳有意逗弄她,身子朝他那边倾了倾。

    席柏言稍稍眯起眼,一副看穿了她的小把戏的姿态,眼神透露着纵容,“可是你做了什么能令我脸红的事?”

    言下之意,他心里坦坦荡荡,除却她有存心撩拨。

    乌亮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了一圈,暮摇婳笑出声,笑得男人莫名其妙。

    她却是心情极好,因为外面在下雪,因为有他在。

    “大将军被刺杀一事,我听说了。”他开腔,似是不经意地问:“当天你也出手了?”

    暮摇婳对他会提起这事始料未及,“嗯啊。”又无端地多说了一句,“不过我没受伤的。”

    席柏言闭上眼轻轻摇头,明显的不赞同之意,“刺杀者皆为亡命之徒,你还是多加小心,日后再有这类事,护好自己即可。”

    这样的话想必大将军已同她说过,席柏言垂了垂眼睫,静静地跟着又说道:“听你那般行事,我这心便总悬着,生怕”

    暮摇婳略有深意地瞧着他,这话里有几分真心她一目了然,摩挲着下巴,“咦,突然觉得好愧疚啊。”

    席柏言眼中带了点疑惑。

    她撇着嘴,“对你愧疚呀,你在担心我,我却没去看望你呢。”

    “无妨,你不是有事要忙。”他低眸微笑,“我也会来找你的。”

    中间略过的字眼他也不确定是什么了。

    暮摇婳听着模模糊糊,“你想我会来见我?”

    席柏言在喝水,听得她这句戳中他某一刻念想的话,一时没控制好自个,被茶水呛到,猛地咳嗽起来。

    伤处被牵动隐隐作痛,他神情未变,可脸色不如先前的好了。

    暮摇婳一下子猜中原因,“你的伤不是好很多了?”她着急地起身走到他身旁,弯着腰担忧地问,“怎么样?”

    他平复着,嗓音暗哑,“无碍。”

    然她放心不下,“我让人叫御医过来。”

    “不用”

    “这里是帝姬府,你得听我的!”这人伤还没好透就跑去上朝,吹了点冷风又虚弱成这般,她还能任由他一个“无碍”便将自己打发了?

    见她到门口唤着侍女,微低头的席柏言嘴角倾泻不易察觉的弧度。

    咳了几声而已,那么不淡定,是不是能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