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少年-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339章 少年

    席柏言觉得,自己的胸口被谁挖了个大洞,一时空落落的。

    他太久没见到暮摇婳了。

    明天,去见见?

    “席大人?”暮成归听到通报声急匆匆跑出来,“御医建议你卧床休养一个月的呢?你这就过来,对身体没影响吗?”

    “谢太子关心,微臣已无大碍,总不好再耽误您的课业,圣上该怪罪微臣失职了。”席柏言拱手失礼,随着他缓缓向殿内走去。

    “其实也没什么,这几日有皇叔来此,父皇也偶尔来一趟,孤可没有松懈,自学了不少知识。”

    只一眼,席柏言便看出了暮成归的变化。

    但要论具体什么变化,他又说不上来。

    眯了眯眸,状似不经意地道:“您说的皇叔是指玄康王爷?”

    大暮不止一个王爷,可当今圣上的亲兄弟便只有一位,即暮远佟,玄康是他的封号。

    暮成归点头,“皇叔刚从边塞回来不久,不知这次能在王城待上多少日子,孤还想叫皇叔再多教孤几招真招式。”

    席柏言一言不发地听着,敏锐地有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应。

    “对了,席大人,你预备什么时候娶孤的皇姐?”

    这一问可算猝不及防,但也应在意料之内,“太子怎么问起这个来了?”

    “那可是孤唯一的皇姐啊,孤见不得她不高兴。”暮成归认认真真地看向他,“席大人,你的学识才情同龄人比不了,孤是担心你和皇姐在一块,没有共同话题。”

    席柏言,“太子殿下,您多虑了。”

    “这么说你们是有共同话题了?那你们平时会说什么,孤感兴趣得很。”

    少年兴致勃勃,对着太子太师无波无澜的黑眸,慢慢地收了声,一拍额头,“孤突然想起,有个不解之处需要席大人给孤讲一讲。”

    “”

    “将珠,你也无需学这等繁缛之事,府上谁不听话,直接按宫规处置。”岚贵妃慈祥地看着她,“别累着自己,圣上会心疼的。”

    “粗暴地套用宫规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将珠也不想府里下人们都冷冰冰的,按规矩办事,毫无人气。”

    暮摇婳喝了口茶,腼腆地笑道:“我的要求好像的确是高了些。”

    岚贵妃笑着摇摇头,“你的想法是好,只是不太容易实现,不过依你的性子,可以试试,因为大家都说跟了帝姬的奴才命好呢。”

    对此她只笑了笑,不置可否。

    暮摇婳心里琢磨着,帝姬府和后宫不尽相同,凡事还得自己摸索着来。

    同一时刻,连妃那边,“最近帝姬找岚贵妃找得很勤啊,两人也是心大,就没个疙瘩么。”

    心腹侍女道:“连妃娘娘,蕙岚宫有一小侍女欠奴婢的人情,娘娘您看,可否利用一番?”

    “哟,你这贱婢,怎的不早告诉本宫?”她原先在愁收买岚贵妃身边哪个丫头呢,这不刚刚好,“欠的是甚么人情?”

    一个“贱婢”令心腹眼中滑过阴狠,自己跟的主子把奴才们不当人,她也无力抗拒。

    面上不显山露水献媚地笑,小声说了几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