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引蛇-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33章 引蛇

    子不教父之过,霍侍中有包庇霍渊之嫌,没对他进行正确的教导,官职连降三级。

    据说回去霍良就一病不起了。

    关于霍渊具体做了些什么对不起帝姬和圣上的事,坊间流传了好多个版本,无一不把霍渊描述成狼心狗肺、贪心不足蛇吞象的小人。

    怡娘在帝姬府住了两日,能行走自如后就替自己赎了身,独自到王城城郊找了个废弃的小院住下。

    依暮摇婳的吩咐,金銮卫出了两人乔装监视了怡娘三天都没发现异状。

    第四天晚上叶南尽才来到她这小院子。

    他照旧蒙着脸,怡娘见了他便膝盖一软跪下,也没胆抬头,“我都按大人您说的做了,您也会遵守约定,送我平安离开王城的吧?”

    她说着,心下一阵忐忑,手也相互攥紧了——阮娘死后,是这人找上她,领着她偷听了老板和霍渊的交易,说能帮她报仇。

    既能让霍渊付出代价,又能换得自己的命与自由,她除了答应别无选择。

    可她在这等了三天都没见他来,就开始慌神了。

    前两日她都在想,反正妹妹的仇已报,自己能不能活下去也无所谓了,能接受。

    但神秘的蒙面大人出现了,她又心生希冀,想着或许有命可活。

    叶南尽不会跟怡娘说他来得迟是暮摇婳的人在他不便现身,开门见山地道:“事情紧急,你马上就收拾行李,立刻送你出城。”

    怡娘心一松,面露喜色应了声“是”,“我没有行李,不必收拾。”

    吹灭微弱的烛火,怡娘跟着叶南尽走到中庭,他凝神缄默片刻,忽而捏住她的后衣领,一言未发地腾空而起。

    一阵天旋地转后怡娘畏惧地闭上眸子,深夜的风吹打在身上凉意湛湛,她感觉心口揣了只兔子,逼近嗓子眼。

    “好了。”她被放到地面,男人特殊处理过的嗓音在黑夜里更显阴森恐怖,“你必须做出抉择。”

    怡娘试探着睁开眼,来不及打量四周的环境,就被他手中一晃而过的白光弄得头皮发麻,“大人?”她手握成了拳头,有萎缩之意。

    “没要杀你。”叶南尽懒散地悠着胳膊,那把锋利的刀子落至她脚边,“这是帮你。”

    “我……不懂。”

    有些不耐,“帝姬殿下在圣上的责罚下护你周全不完全是好心好意,你若死了你背后的人都有谁更难查到。要是想远离朝廷的纷争,躲远了还不够,这张脸也留不得。”

    这般怡娘是听懂了,那看似温柔无邪的将珠殿下想用她引蛇出洞,“那我岂不是离不开王城了?”

    “今天殿下的人不在,我这也准备妥当了,其他的全看你。”冰冷又残忍的语气,“脸和命,你自己选一个。”

    划花自己的脸和安稳宁静的下半生,只能要一个。

    怡娘眼眶里泪光闪烁,紧紧咬着下唇拾起脚边的刀,所做决定显而易见。

    叶南尽对此没发表任何意见,半转过身语调生硬地道:“今晚还不能送你走,你在附近的村庄再待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