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推迟-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326章 推迟

    李大人能坦然,因为宫女给皇后下药本就并非他主使,暮摇婳再是各种逼问都没用。

    即便目光老练狠辣如席柏言,也看不出来有问题。

    而他却想着另一回事:哪怕他狠得下心不要儿子的命拉王爷下水,他也没证据证明王爷的罪行。

    偶尔用书信与王爷联络过后也被销毁得一干二净。

    是在保护他自己不被发现,同时也保护了王爷。

    李大人便明白了,玩手段他斗不过王爷。

    再一想王爷的计划,他知道王爷将会对付的是圣上,具体的所知甚少。

    若空口便指认王爷意图谋反,圣上和他是亲兄弟,对外关系特别好,王爷又常在战场上出生入死。

    没有证据,谁会信他的话?

    李大人万般无奈,除了吃下这哑巴亏,用自己为王爷的谋划铺路

    他竟也成为了为他人铺路的小石子。

    那份参与偷运和贩卖石沸散的名单他也画押认下,所有他们疑惑的点都被圆上。

    暮远佟听说李大人那般“配合”,露出个尽在掌握的狂妄笑意。

    事后,暮摇婳送席柏言回府。

    “你安心在家养伤罢,不用操心我。”她脱口而出便是这么一句话。

    跟着她又想到,她所要的不就是席柏言能对她日思夜想吗?

    “要是你能开开心心的,我自是不用操心。”他这话说得就意味深长了。

    暮摇婳拿着眼角的视线瞥着他,“话说就快要到两月之期了,你有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好像是该说点什么。”席柏言面上蓄着三分温淡闲适的笑,“殿下正在绣的那块帕子,不着急慢慢来,千万别伤了自己的手我会过意不去。”

    “我没说它是送你的好嘛!”

    “好,那就不送给我。”他好脾气地顺着她的话。

    暮摇婳不高兴地瞪着他,这男人,三言两语便将话题扯偏了,她降不住他了是吧?

    “将珠,”他忽然敛了神色,棱角分明的面孔上弥漫过浅浅淡淡的薄凉,却似姿态慵懒漫不经心,“王丞相离世,李大人入狱,朝中举足轻重的两位先后出事,接下来必会有一场避无可避的动荡。想来圣上也在为此事焦灼,你我二人之事”

    他话没说全了,暮摇婳已然明白。

    父皇忙着应付朝事,新上任的苏崇惠势力尚不稳固,丞相之位又没定下。

    她再只想着自己,不是皇子女子该有的做法。

    “我知道啦,虽然我考虑的不如你们深远,但还是很体贴很明智的。”

    席柏言望着她,稍稍有些出神。他何尝不想娶回小姑娘,可火候够了吗?他拿不准。

    她那么干净纯粹,衬得他又多卑劣黑暗。

    “将珠。”你真喜欢我?

    “嗯,我在呐。”她扭过脸面向他,夺目的光芒在他眼中模糊,仿佛镜花水月一场,出手即碎。

    席柏言轻声咳了咳,掩饰适才的失神,“就叫叫你。”

    “”

    她奇怪地盯紧了他的双眸,却是不吭声,妍丽的小脸透着股严肃,像在研究什么难题。

    被这样澄澈的眼神注视,他心底的阴暗几乎无处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