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无路-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321章 无路

    他妻子跋扈嚣张,能容下侧室已是尤为不易的事,他若有纳妾的念头必大闹一通,搅得府里天翻地覆。

    李家地位比她娘家的低,也是借了她娘家的势,他在朝中才稍微稳当些。

    后来他高升,能摆脱妻子娘家了,却不敢带小妾回家,直养在外面的别院里。

    正妻和侧室都生不出儿子,妾的头胎便是大胖小子。

    李大人曾试探地问正妻,如果旁的女人为他生了儿子当如何。

    后续就是她又拼命的闹腾,他哄了很久才把人给哄好了。

    但是又怕正妻疑心重查到别院去,他只好将妾和儿子托付给王爷照顾,并躲过了一劫因为妻子差点就追杀至别院。

    他知晓王爷的秘密,王爷更捏着他的把柄即他刚满四岁的小儿子。

    丞相中石沸散是王爷搞的鬼,王爷爱好折磨人,不想猎物死得太快,郎中拿到的那本医书是他从宫里带出去的。

    可即便这些李大人都知道,也不能对帝姬或圣上说半个相关的字眼。

    他舍不得儿子死。

    他走投无路了。

    “大人,帝姬身边那侍女七菱上吊自杀了,据说是为情所困。”叶南尽从帝姬府听来的消息。

    席柏言的神情登时有了变化,“那她怎样了?”

    “你问帝姬吗?帝姬自然很伤心咯。”叶管家这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语气。

    他眼眸眯起,“你很开心?”

    “没啊,属下冤枉,属下惶恐,只是大人你再不好好养伤,拖得伤势恢复迟缓,那帝姬伤心你都没法立即去找她,以做安抚。”

    “谁说我无法立刻过去?”席柏言冷笑,不容置喙地道:“备马车。”

    叶南尽:“”

    娘的,他好像把自己坑了?

    “别别,大人,你忘了昨天郎中说”

    他没有起伏地重复,“备马车。”

    暗下来的眼眸像是在说:别让我重复第三遍。

    叶南尽给自己跪了,苦哈哈地领命照做,暗自祈祷主子的伤可不要再加重。

    帝姬有令,席府的马车轿子到来,不用通报,检查过没问题后可直接进入府内。

    荣青又专门没告知暮摇婳,想让她能有个惊喜。

    于是席柏言就得以见到,心无旁骛地绣着丝帕的小姑娘。

    他心底柔软万分,站着看了会儿方才敲了敲敞开的门。

    暮摇婳便抬起了头朝这边望过来,看来人是他,眼眸微微长大,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将帕子藏到身后。

    真是可爱的反应啊。

    席柏言莞尔一笑温文尔雅,恰似有春风迎面而来,“将珠,我可以进去吗?”

    这里不是暮摇婳的闺房,但这儿阳光最好,暮摇婳一窝到这便不想挪身。

    绣丝帕一乃前一个被毁,二则为防止自己乱想,集中精力做一件事最好消磨时间。

    既然都被看见了,暮摇婳也不再扭捏,大大方方地把帕子拿到身前接着绣,“你进就进来呗。”

    “听你这意思,”席柏言轻而慢地笑,沁着淡淡的宠溺,“好像不高兴我过来?”

    “谁叫你的来的时候不凑巧。”小姑娘鼓起腮帮,绣着第一根竹子的末尾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