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悲哀-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319章 悲哀

    愤怒能激发人的无穷潜力,嫌犯想到自己被欺骗得团团转,还以为自己有命可活,便恨不得手上多出把刀来捅了李大人。

    他一掌挥向李大人的脸,不是很尖利的指甲却硬生生抓出了一道血痕。

    “啊!”

    变故突生,暮摇婳下意识地起身,还是苏崇惠反应快,叫来守卫护在她身前。

    “快,制止他!”苏崇惠经常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终于起了皱痕,剑眉微蹙,“别让他掐死李末!”

    此时李大人被死死掐住了脖子,他的力气不敌怒极了的人,将要窒息时倏地被松开。

    他稍稍平复了下,睁开眼看到嫌犯在两个侍卫的压制下还死命反抗着,目眦欲裂地盯着他,眼中恨意滔天。

    “将嫌犯带走。”暮摇婳的声音四平八稳,听不出半点的紧张之意。

    她坐了回去,苏崇惠等人也退回原位。

    再看犹如惊弓之鸟的李大人,暮摇婳耐心骤降,“司法监的刑具里不包括辣椒水,李大人看适才那人的样子如何?”

    话中的意味何其明显,若他再不从实招来,便让他也尝尝辣椒水的滋味。

    “今天就到这,本宫希望李大人能多为自个想一想,别落得当着曾经同僚的面被上刑的难堪境地。”

    暮摇婳没要多管闲事抢司法监的饭碗,不过是想看看自首的那名宫女和李大人是否也有关联。

    而到目前为止,她还没看出丝毫可疑之处。

    身心俱疲地回到府中,暮摇婳喝着茶缓释倦意,可一口茶刚咽下去,便发现边上站着的侍女吞吞吐吐的像有话要说。

    “发生什么事了么?”她随口问道。

    “帝姬”侍女“扑通”地跪了下去,话音颤抖,“帝姬,七菱她上吊了!”

    暮摇婳耳畔一阵喧鸣,手中的瓷杯滑落砸在厚重的地毯上,杯盖反转几次,水花渗进毯子里只留下小片的湿痕。

    “你说什么?”她呢喃着追问。

    侍女啜泣着道:“七菱上吊了,没没救得回来。”

    在西院是三人一间房,另外两人出去干活时,七菱偷偷用衣服撕成的布条,断了自己的性命。

    她床头还留着封信,因为白纸黑纸无遮无掩,被识字的人看到了,是“荣见,我死也要你记住我”。

    这句话早已在侍女们间传开,顿时生出了各种猜测。

    暮摇婳轻叹一声,恍惚地拍了拍自己的脸颊,“随本宫去西院看看。”

    七菱被裹了白布放在屋子中央,听闻帝姬过去了,很多侍女也围了上去。

    顷刻间不大的院子里便站满了人。

    只在门口看了一眼,暮摇婳喉间哽咽,难过地垂下眼睑,低头站在那。

    以这样的姿势站立良久,她才回身,望着众人或不解或淡然的面孔,她落寞地扯唇,“本宫兴许,确实算不上一个好主子。”

    大家被这没由来的一句弄懵了,稍微知些内情的都说“没有,帝姬是最好的”。

    她抿了抿唇,没再多说,转头嘱咐下去,厚葬了七菱。

    帝姬府建立远不足一年就死了人,死的又是帝姬的贴身侍女七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