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困顿-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315章 困顿

    “不,帝姬,不要!奴婢知错,奴婢知错了!啊”

    七菱连暮摇婳的衣角都没沾到一点,被突然出现的荣见用石子扎中了手腕,痛呼一声抱着受伤的手泪眼涟涟地看她走近。

    “抱歉帝姬,属下来迟,请帝姬责罚。”荣见单膝跪地。

    暮摇婳累得手都不想抬起,只淡声道:“没事,你起来罢。”

    七菱呆呆愣愣地看着他坚毅冷硬的侧脸,脑袋僵住了似的不能思考,话音堵在嗓子眼。

    荣见并未听命起身,很平常地不带任何感情地看了七菱一眼,“你对我的话大抵是有什么误解。”

    他那眼神像在看一个毫无瓜葛的陌生人,七菱心口刺疼,嘴巴张了张,“我”

    “尽管这话听着很残忍,但是七菱,我不喜欢你,无论如何都对你没有喜欢或心动的感觉,同你不过是共侍一主的关系,而你现在逾矩了。”

    伤害了帝姬,那她便站在他的对立面,更不可能有所牵扯。

    七菱猛然瞪大眼,身体某处有什么轰然倒塌,“不是的”她胡乱地说着,“我没背叛帝姬啊,荣统领,荣见”

    她不顾手腕上的疼痛向他解释寻求原谅,可他是多么的郎心似铁,神情冰冷得叫她不敢靠近。

    望着这一切的暮摇婳心寒到了骨子里,说句不好听的,和七菱朝昔相处十年的她,都比不得偶然会和七菱打个照面的荣见重要。

    喜欢竟能让一个人盲目至此?

    “够了!”暮摇婳冷声呵斥,“来人,把七菱带下去,没本宫的允许,从今往后除西院和清霜别院,帝姬府内所有地方不准她踏足!”

    七菱蔫了般瘫坐在地,双眼空茫,由两个侍卫拖着出去了。

    荣见很后悔,他从始至终都在这附近,只为帝姬如有需要他能尽快赶到。

    于是帝姬和七菱的话他也听了大概,他完全没想过,七菱会将自己对她“无情”归咎到帝姬头上去。

    “七菱变成今日这般模样,属下也有过错,请帝姬责罚。”

    暮摇婳也不看他,“你下去,本宫乏了,谁也不要来烦本宫。”

    “帝姬”荣见抬眸看了眼她的神色,心知自己再留在这只会给帝姬添堵,“是,属下告退。”

    他们全都走了,暮摇婳脱力地塌着双肩坐在软塌之上,胸腔里堵塞得厉害。

    木然地枯坐半晌,她摇头苦笑,独自回房,只取下头饰便倒进床褥里,困顿地扯了被子盖住自己的脑袋。

    早已察觉出七菱的改变,但当一切都揭穿露出里头丑陋的面目,她又宁愿假装无事发生,就自然地将七菱疏远,那多好。

    这世事无常,对谁都未心慈手软过。

    司法监。

    李大人犯下重罪,他的位置必会有人取代。

    新上任的司法监之长是平日里最不起眼的一位,和李大人素来不对付。

    然他虽看似不引人注目,实际上却是暮远苍在司法监的另一心腹。

    人是暮摇婳他们合力抓住的,他也不抢占功劳,只在旁边静静地听着帝姬审讯,却惹得李大人辱骂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