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下药-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3章 下药

    今天是自己的大喜之日,迎娶的又是大暮王朝金枝玉叶的将珠帝姬暮摇婳,霍渊当然是非常开心的。

    这一得意便喝多了酒忘了时辰,竟小厮小声提醒,他一转头看见了角落里踟蹰不前的七菱。

    如此重要的日子岂能怠慢了帝姬!

    他恍若酒醒,同在座的诸位拜了拜就往暮摇婳所在的天池阁走。

    可刚穿过长长的回廊,霍渊便觉眼前摇摇晃晃,浑身虚软地一头栽倒在地。

    驸马昏厥的消息震惊了整个帝姬府,前来参加喜宴的少爷小姐们还未曾离去,都听说了这霍渊似是隐疾复发。

    在天池阁等待与驸马共饮合卺酒的帝姬勉强维持镇定,让人将霍渊就近抬入望月阁,并找来府中的御医加以救治。

    众人看着一身喜服的尊贵的将珠帝姬亲自来送他们,纷纷唏嘘不已:帝姬这么个妙人儿,那霍渊哪里配得上?

    瞧他方才尾巴都快翘上天,现在给帝姬惹麻烦了吧!

    送走客人,屏退侍从,暮摇婳孤身来到望月阁,七菱和御医都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

    软塌上是毫无知觉的霍渊。

    见到暮摇婳,御医先是拱手一拜,“殿下,驸马……霍公子服用了老夫的药,怕是明日中午才会醒。”

    他不明白向来好脾气的帝姬为何要给驸马下那种药,但帝姬那么做总归有她的道理。

    暮摇婳静伫在榻旁,居高临下地望着霍渊温润如玉的脸,心底泛起苍凉。

    前世的她对他应该多少是有些喜欢的,即便分量不重,可她也没喜欢过别人,如此真心相付得来的却是一杯毒酒。

    她不确定霍渊的为人,只是事到如今,想让她再与他做夫妻,已是不可能。

    所以她叫七菱伺机给霍渊的酒中下特殊的药,让他仿佛旧疾发作,难看的脸色不避讳地展现在今晚的来宾面前。

    她倒是不怕丢人,只怕没个正当理由退了这门亲事。

    暮摇婳收回视线,侧向御医处轻轻点头,“你那里可有……使人暂时不能人道的方子?”

    御医又是一怔,浓眉蹙起,“有是有,不过……”

    他瞥向一脸惨白不省人事的霍渊,“老夫给霍公子把过脉,他早就已不能人道。”

    这事他本不知如何同帝姬说起,毕竟霍公子顶着“残缺”的身子和帝姬成婚,便是形同欺君。

    若早知他没有……能力,圣上怎会委屈帝姬下嫁于他?

    暮摇婳和七菱也双双愣住,七菱直接捂着嘴吃惊地盯着霍渊,暮摇婳很快恢复镇定。

    但长袖中的手握紧了,暮摇婳低头惨淡一笑:这样也好,省得她动手了还怕冤枉了他。

    自然,前世的霍渊没这个毛病,洞房花烛夜一切正常,由此可见,这一世和前世是有出入的。

    七菱心疼地走到暮摇婳身后,难怪她家帝姬要给霍渊下药,就他也想做驸马?!

    简直痴心妄想!

    好在还未正式礼成,霍渊并不曾进得天池阁,否则帝姬的清白……

    暮摇婳像是浑然不在意,淡淡静静地拢着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