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说辞-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295章 说辞

    好一个“爱主心切”。

    暮摇婳手指无意识地掐进大腿里,嗓音轻颤,“说下去,把前因后果都说清楚了!”

    宫女低下头,掩饰面上的异色,她是按照暮远佟的吩咐给皇后下的石沸散,和蔷妃并无干系。

    然而圣上查了那么多年还没放弃,可能就要查到暮远佟了,为保全他,她当是心甘情愿地牺牲。

    她想了一天两夜,总算编出了个还过得去的说辞。

    总之的的确确是她动的手,她能说清自己下药的手法,而理由究竟是什么,也没多大意义了不是?

    “奴婢只是为蔷妃娘娘气不过,没想让皇后娘娘失去生命……因着在那之前,蔷妃服用过石沸散为药,奴婢听何御医提了句注意事项,知晓它不可长期使用,便……”

    “你是轻信了谣言,还是有人在给你吹耳旁风怂恿你暗害皇后?”岚贵妃冷不丁地开腔问。

    宫女停了停,眼神已然四下游移,“没人怂恿奴婢,奴婢就是听她们的议论……事后那几个乱嚼舌根子的被处死,奴婢着了魔似的坚信……那是杀人灭口……”

    皇后身正不怕影子斜不在乎那些议论,可谁叫那群不怕死地撞上了圣上。

    她们说不是御药房无意地弄错了药,是皇后叮嘱叫他们必须放错药。

    说得比真金还真,事实当前就当瞎了眼。

    暮远苍盛怒,当场下令将她们拉下去杖毙,尸首丢去乱葬岗。

    再和宫女所言结合起来,似乎找不出错漏之处。

    暮摇婳依然没完全地相信她的话,“本宫命你抬起头,你缩在那是有所欺瞒而心虚了吗?!”

    “是……是。”

    岚贵妃审视地眯着眸盯紧了宫女的神态,暮摇婳亦然没放过她面色的丁点变化。

    “那你又是如何做到,下药却不被发现的?”

    “贵妃娘娘,奴婢在蕙岚宫,偶尔也会被派去御膳房取您的膳食,然后奴婢便找机会,将随身携带的石沸散放进皇后那份菜肴里。”

    石沸散可为粉末状可制成药丸,她平时身上带着个香囊,其实里头装的就是石沸散。

    每次放的量不多,一眨眼便能溶进菜汤里,长此以往药性便在皇后体内堆叠。

    岚贵妃心往下沉了沉,她说的“偶尔”可不是字面上的“偶尔”。

    在蕙岚宫,宫女们两天换一次班,再算上她时不时“帮”别的人跑腿……

    她监督不力,也逃不了责罚。

    宫女详细地描述了自己是怎么下的药,她会在规定时间前稍微提前到御膳房,都是熟识的人了,她基本没什么阻碍,次次都能得手。

    “砰”的一下,是震怒的暮远苍垂了下桌案,他紧抿着唇起身,眸色凛冽脸色铁青,在座位前来回走动着。

    暮摇婳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自首?”

    “前阵子何御医认罪,奴婢也有耳闻,意识到自己错怪了皇后娘娘……”

    暮远苍随手拿起一只杯子砸过去,瓷杯在她身前裂开,碎片飞舞扎进了她脖子里的皮肉。

    宫女一愣,这时才有了死亡就在眼前的真实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