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摧折-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280章 摧折

    整洁倒还整洁,但秦提督往外走时眼里多了抹疑惑。

    这偌大的地窖建来却没放什么东西,席柏言本意是用它干嘛来了?

    秦府的人动作很快,不超过一炷香的功夫就把人秘密带了来。

    他正昏迷着,又被蒙了眼。

    叶南尽叫人搬来两条长椅拼凑到一起,再把面具师脸朝下绑到上头,捆得严严实实。

    秦提督在一旁看着他捆人的娴熟的手法,心里也暗暗记下,席柏言这管家很不简单。

    按照主子的吩咐,叶南尽又取了一张特别钝的刀,再找来磨刀石和一破了的碗,一切准备妥当后一捧水泼醒了他。

    席柏言坐在他对面的太师椅里,他一抬脸便能看到。

    面具师迷迷糊糊地醒来,被从脖子里灌了水进去,那一片冷得他一个哆嗦。

    “这是哪儿?”他惊疑地盯着席柏言,“你是谁?”

    秦提督就坐在边上,面容肃然。

    “秦大人审问了你两天一夜,你是半个字也不透露,我倒是好奇,你所坚守的,比得上你的命重要?”席柏言开门见山不绕弯子。

    面具师也看见了秦提督,不在意地笑了笑,“我若干出出卖人的勾当,日后还有谁敢找我做生意?没人找我我就赚不到银子养活不了自己,那不如死了算了。”

    “你也二十五六了,以前贫苦找不到媳妇,可现下不同,你有相中的姑娘”席柏言缓慢地说着,语气在昏暗的环境中更为渗人。

    他眸光一闪,面上露着挣扎,想不到他们这么快就将他的底摸了个遍。

    活到这个岁数,好不容易遇到个也相中自己的姑娘,可不愿让她出什么岔子。

    面具师强撑着镇定笑对他,“虽认不出你是谁,但看你贵气显扬,想来也许是朝中的某官你们官场上的麻烦事为什么要牵扯上我们普通百姓?我不过是凭手艺混口饭吃。”

    “你这口饭吃得是把你给噎着了。”席柏言居高临下地睨着他,“你还不知自己这手艺得罪到了谁头上?你以为你在我这嘴硬不说便能糊弄过去?”

    他已经在犹豫,何况他干这行求的是生,也赚了不少银子,大不了回去就不做这个了,跟姑娘回乡下种田也自在些。

    然而那大官找上他时说得恐吓之言犹在耳边,他也怕逃过这边逃不过那个大官的手心,而且眼前这两人也没说事后会放了他。

    面具师咽了口口水,从眼里可看出他的徘徊不定。

    席柏言心里有了数,对叶南尽使了个眼色,他点头,走近面具师提起他的手,握着刀便要砍下去。

    “你还不说,我只能给你点教训尝尝。”

    叶南尽手中的刀应声而落,在面具师手背上用力地滑过,因为刀很钝,故而伤口并不明显,只一道红痕,都没出血。

    可面具师看不见这一幕,他感受到的疼是真实的,他整个人紧绷,又听到“滴答”“滴答”的似他“伤处”流出的鲜血砸向地面的声响。

    是叶南尽碰歪了装着水的破碗,水滴声和真正流血的声音有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