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出殡-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262章 出殡

    暮摇婳所言太过隐晦,席柏言只猜到与石沸散一案有关。

    她走后,席柏言叫来叶南尽,“司法监有什么动静吗?”

    “没有。”叶南尽也不解得很,“李大人办事效率越来越不能看了啊,京藏族傀儡师的案子他弄出了失误,丞相这事他也办不利落……”

    “要是他也参与其中了呢。”席柏言语出惊人。

    叶南尽便愣了愣,近来主子要他盯着李家,他以为是有别的谋划……“李大人背叛圣上了?真真想不到。”

    席柏言冷笑,“利益驱使,人之常情。”他眸中暗色浓烈,“晚点把李颜玉找来。”

    “李……她可信吗?”叶南尽有些怀疑,“到底是她的生父,旁人倒也罢了,她一介女子不会狠得下心不管自己的父亲吧?”

    “上次是她主动给我送了写着李大人和京藏族有联系的信。”他面上再也不见面对暮摇婳时的温柔写意,似常年覆盖着皑皑白雪的北国般寒凉,“李大人想撮合她跟我,她也想接近我,你说她会如何选择?”

    叶南尽盯着地面,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他们这等人淡漠亲情将它视为无物,可是李颜玉不同,在他看来李大人蛮疼爱李颜玉的。

    在此前提下,若李颜玉放弃李大人投奔他们主子,即便对他们有好处,那也……会让人轻视她。

    “属下明白了,马上便去飞鸽传书于她。”

    这次席柏言受伤闹得动静挺大,都晓得是为救帝姬所伤,也都晓得帝姬天天都会到席府探望。

    如此敏感的敏感时期,李大人才未让李颜玉来看他。

    也因他和帝姬关系日益亲近,李大人逼不得已舍弃了用女儿来拉拢席柏言的法子。

    暮摇婳表现得那么张扬,傻子都能看出她非席柏言不可,谁敢明目张胆地和帝姬抢夫婿?

    李颜玉在黄昏时收到叶南尽的传信,见是席大人找她,且此乃四年来头一遭。

    她抱着并非席柏言手写的书信,与男子有几分相似的英气的脸上染出红晕,心里生了几分欢跃和期待。

    深夜,李颜玉换上夜行衣,蹑手蹑脚地走出闺房,灵巧快速地翻上房顶,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她落在席府的后院,暗里她有事禀报席柏言时,他都是在这见她。

    而更多时候,见她的则是叶管家。

    比方说这一回,竹林间静伫的便是叶南尽。

    “叶管家。”李颜玉微微失落,借着周围的昏暗无所顾忌地在表情中体现了出来。

    “我们长话短说,李小姐。”

    ……

    王丞相出殡当天,举朝同哀,王城上下笼罩于浓郁的哀戚之中,无人在这日嬉笑玩闹,无数百姓自发跟在送葬的队伍后头,送丞相大人最后一程。

    丞相府——从此以往便不是丞相府了,暮远苍念及王丞相劳苦功高,并没让他的家人搬出去另谋住处,而只摘下了烫金匾额,换上了有“王府”字样的普通牌匾。

    过后第三日,李大人称他们抓到了卖给王丞相家郎中石沸散的人,并且在他住的地方搜到了小包石沸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