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虚妄-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26章 虚妄

    怡娘咽了咽口水,确信面前高贵的帝姬果真对她没杀意,壮士扼腕地悲痛道:“想必殿下是想问关于霍公子的问题了,贱妾这便将我们之间的恩怨告诉您。”

    在南国暖楼里,怡娘和阮娘这对姐妹可是宝贝,因为她们是一对双生花,姿色又在上乘,很得一众达官贵人的喜爱。

    原本霍渊叫的是别人作陪,某次误打误撞见了她们姐妹,被迷得不行,花重金将她们包下来。

    且这三年来在她俩身上花的银两都够她们的赎身钱了。

    霍渊没法替她们赎身将她们养在外头,老板也想靠她们俩多赚些钱,姐妹俩便仍旧住在南国暖楼。

    那段时间怡娘和阮娘被默认为霍渊的小妾,怡娘身为长姐,即便只比妹妹大了一点点,却老成本分从不痴心妄想。

    但她管不住妹妹阮娘的心,由于霍渊平时待她们非常温柔,偶尔在床上……粗暴些。

    这微末的缺点阻止不了阮娘芳心暗许,逐渐把自己当成了霍渊正儿八经的妾身。

    都晓得他是未来驸马,可他一日未和帝姬成婚,阮娘就奢望着,或者说自欺欺人着,她能住进霍家府邸。

    直到圣上定下吉时,阮娘梦醒了,也疯魔了,几日以泪洗面。

    怡娘没办法,和老板轮番好言劝说她。

    干这行的,最忌讳有感情,如果不是阮娘最讨客人喜欢为老板添了很多进项,恐怕她一闹就被严厉惩处了。

    表面上来看阮娘是渐渐放下了心结,孰料她偷偷跑出了南国暖楼,暗地里约出霍渊。

    之后她便没能活着回来。

    老板派人去找,找到的是她已然腐烂的尸体。

    这事老板没告知怡娘,是怡娘自个偷听到霍渊和老板的对话,霍渊答应花一大笔银两压下此事,转头怡娘收到的消息是阮娘想不开自尽了。

    怡娘恨,长久以来她谋求的仅是她们姐们俩能安稳活着,而阮娘信了霍渊的花言巧语,沉浸在无望的梦境里无法自拔,这做的的确不对。

    可为什么霍渊害死了她毫无愧疚,老板也要隐瞒事实真相?

    她们当真就是玩物,是工具,不能清清白白地走了?

    霍渊他表里不一手段残忍,她妹妹死了,凭什么他还能风风光光地当驸马?

    于是她就装作什么都不知情,写了封信给他,说想最后伺候他一回,也算个圆满。

    怡娘一直都乖,阮娘来找他时也说她瞒着旁人来的,霍渊不疑有他又去了怡娘的厢房和她风-流一夜。

    后来霍渊累的睡着了,怡娘无比清醒,义无反顾地拿出药放进酒里,在清晨时作情趣之用喂给了他。

    那药并不是立竿见影,故而霍渊度过了个美妙的早上,神清气爽地返回家中,心无旁骛地为大典做准备。

    “殿下应该收到了有关霍渊的揭发信吧?对,那是贱妾写的,老板的做法叫贱妾寒了心,贱妾也年老色衰比不得年轻的姑娘们,没了妹妹也没了活下去的信心……霍渊让我们姐妹下地狱,贱妾只好拉着他一起!”

    怡娘说着说着,情绪愈发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