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得寸-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260章 得寸

    推开半掩的门,暮摇婳仔细地环视屋内,在离床不远处的矮塌上看见了一件外衫。

    应该是刚换下来,小厮还未来得及收走的。

    她径直走近,甚至不用拿起来认真看,因为袒露在最上方的袖口处有明显的一块暗色,那是由鲜血染就的。

    席柏言吐血了还是?

    后面传来轻微的响动,暮摇婳转过身去,对上男人深沉晦暗的眸。

    他身体微斜紧靠着门框,薄唇翕动,但什么都没说出。

    暮摇婳又看了看那袖口的血迹,几步奔向席柏言,眼里沁上了焦急,“你怎么又吐血了?”

    席柏言垂了下眸,似自然而然地眨眼,然其实是掩藏某些不想被她看到的东西。

    “没事。”他轻描淡写道,“正常发生的而已,还要过几天才不会有这类的症状了。”

    由于厌烦躺在床上很多事都做不了,他便提前下床锻炼,不小心牵动了伤口。

    沾了血的手帕早已被小厮收走,他是之后才发觉外衫的袖子上也沾了些,自己换了件衣服后还未通知人来收拾掉它。

    席柏言说着又是一阵咳嗽,一手握拳抵在唇边,没有很激烈,可依然让她看得戳心。

    暮摇婳连忙拿出手帕递给他,等他平复下来后抓着他的胳膊道,“我扶你回床上去,你好好在床上躺着养伤不行嘛?”

    似抱怨似担忧。

    席柏言侧眸打量着她的神情,小姑娘依旧稚嫩,情绪都摆在明面上,至少,她对他的担心,他能看得一清二楚。

    “将珠。”

    “嗯。”她闷闷不乐地应。

    “你不要对我太好了。”我会得寸进尺的。

    后一句他没说出口,包括前一句他也说得很模糊,他自己都听不太清。

    犹如喉咙口被堵住时发出的声音。

    暮摇婳纳闷地斜了他一眼,“看你,病得话都说不利索了,还不听我的话乖乖躺好。”

    院子里,拎着食盒的叶南尽见席柏言挪着走回屋前,本想上前帮忙,想了想又止步不前。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帝姬便出现在他的视线里,扶上了席柏言的手臂。

    叶南尽情不自禁地勾唇笑了笑,见到主子能拥有幸福,他也跟着开心不已。

    转念想到什么,他的笑里多了层阴霾,那些弧度也渐渐地低落下去。

    他低头看向手里握着的食盒,主子嘴挑,时常要换厨子,如今这个厨子被留下的原因,不过是他做了手美味的点心,很得帝姬的喜欢。

    主子没明说,可他跟了主子十年,这点弯弯道道还是猜得出的。

    所以主子对帝姬是动真心了的。

    只希望当一切都揭露时不会闹得太残酷。

    他等了等,才拔腿走向屋里。

    暮摇婳心疼地给席柏言盖上被子又掖了掖被角,现下这些事情她做得尤为顺手,令他可耻地欣喜着。

    “你一定要好好养伤啊”小姑娘握着他的手,眸色黑亮,氤着点点湿气,“就当是为了我。”

    这是救她才落下的伤,他要伤势再严重了,她怎么能不内疚。

    何况刨去别的不提,她对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