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心酸-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256章 心酸

    姜严恪被追封大司马,皇后的身体就异常的衰弱这可真是巧。

    那人对皇后下黑手,便是预料到姜严恪会立功,他会给予追封?

    这样的推论根本站不住脚,荒谬。

    更有信服力的是那人本就存了害皇后的心思,又逢朝中动荡,便趁势而为。

    也就是说,那人针对的可能是他暮远苍,便想毁掉他身边的人,毁掉他的王朝。

    而“他”会是谁?

    暮远苍想了半天有谁对自己或大暮怀有恨意,目标只锁定了京藏族会是京藏族人作祟吗?

    碧妃进宫时皇后已不在世,她也接触不到丞相府的人。

    是她那俩同党做的?可他们若能将手伸进宫里来,何不直接对他下手?

    暮远苍陷在此处理不清推断了,又或者这宫中还有京藏族余孽?

    想不通,怎么也想不通。

    他只顾着自己推测,全然忘却一旁的暮摇婳,不得已她用了点力推了他一把,“父皇?”

    “嗯?”暮远苍陡然回神,眼神还有些许空茫,看了她一眼后扶额叹道,“朕为丞相的案子愁得焦头烂额,司法监又没找到新的线索,六年”

    猛地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暮远苍闭上嘴,长叹一声打算以此糊弄过去。

    暮摇婳听到了关键的“六年”儿子,趁势道:“父皇,您知道丞相前些日子见过儿臣的对吧?”

    “嗯,父皇听大臣提过。”

    “是丞相让儿臣去找他的,他跟儿臣说了件极少数人才知晓的事,应当和父皇方才在想的是同一件。”

    暮远苍侧眸看着她,“丞相都告诉你了?”

    “因为都是石沸散引起的事件,丞相以为两者有一定关联,大概他觉得期望可托付在儿臣身上,才同儿臣说了那些。”

    “丞相也”暮远苍话音戛然而止,尚且未明确她说的是不是那一件,再仔细看她的眼神,他眼中流露出痛苦,“婳婳你晓得你母后?”

    暮摇婳艰难地点了点头,她也冷静了许久才接受了这个事实,一想到母后是死于非命,她便心酸不已。

    两世啊,两世她才得知这一秘密。

    暮远苍喉间轻哽,大手一伸揽住暮摇婳的肩搂在怀中,下巴靠着她的脑袋,“父皇对不起你母后,她冤死六年朕都能没抓住暗害她的凶手。”

    发现皇后身体状况不对劲时她便没再被食用石沸散了,御医们便无从获知凶手通过什么让她吃到了它。

    查遍凤仪宫连石沸散的药渣都没找着,他们猜最有可能被动手脚的是她吃的东西。

    皇后每日的吃食由御膳房提供,可查来查去也寻不到可疑之人,又不可将御膳房全体关进大牢严加拷问。

    凤仪宫内的所有宫人也查不出问题,所以那案子他们除了知道皇后的死因其他一概不知。

    皇后体谅暮远苍,自己下定决心隐瞒真实原因,她被石沸散掏空了身子,没它“续命”,后来过的每一天都是在煎熬。

    因而暮远苍永远不会忘他这辈子最愧对的人便是他的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