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持凶-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254章 持凶

    然,他们都不知道,丞相能撑那么久,便是记挂着某些事没解决好。

    告诉暮摇婳皇后的真正死因后,他也没什么念想了。

    所以几日后,丞相自缢而亡的消息震动朝野。

    他临死前给席柏言留下了书信一封,内容即当日发作前没来得及说出的话,让席柏言与帝姬协力查明石沸散一案,以免小人作乱王城,告慰皇后在天之灵。

    彼时暮摇婳就在席柏言床边给他喂药,他几番阻扰她也不依,硬是要亲自喂他。

    对此叶南尽是没有异议的,放下药碗便麻溜地消失,给他们二人单独相处。

    席柏言是万分无奈,小姑娘贼凶,持“凶”要挟,他又不能真看着她哭哪怕是装哭也不让给自己喂药。

    他如今好了很多,脸色红润如常精气神也不错,不像醒后的那两日,还会咳出血来。

    想想他染上风寒刚痊愈又受内伤,暮摇婳这心里便酸酸的。

    她每天都会来照顾席柏言一两个时辰,一般是静静地陪着他看着他,会跟他说两句话,碰巧到他吃药的时辰便自主接下了这个“任务”。

    “将珠,我此刻的心情”他吟吟笑着,目光温柔地注视她吹凉汤药的举动,“已不是受宠若惊能形容的了。”

    暮摇婳觉着它不会太热了就送到他嘴边,眉目娇俏,“我可是好久没这么伺候过人了。”上一个被她这般对待的是她母后。

    父皇很少生病,即便生病了也不要她伺候。

    她仰着明艳艳的小脸,“受宠若惊都不够形容你的心情,怎么,是不是打算非我不娶了?”

    席柏言垂着含笑的黑眸,“你猜错了,我是在想,被圣上知晓自己的宝贝女儿被我任意支使,可能我就得在床上多躺个把月。”

    暮摇婳假意瞪他一眼,“又顾左右而言他。”

    这一眼俏丽生动,勾得他心中摇曳。

    席柏言低低地淡笑,喝完最后一勺药,视线追随着她从将药碗送到那边的几案上再到她回来,伸手碰了碰她的额头,“小气包,怎么那么容易生气,嗯?”

    暮摇婳顺着他的话去咬他的手指,“对啊,我就是容易生气啊,你以后得一直宠着我才行。”

    一个不察,席柏言竟真的被她咬住了根手指,敏感的指腹触碰到她温软的舌,他登时后脊一麻。

    然而暮摇婳毫无所察,她对某方面的事知之甚少,根本不会知道这样的举动对他意味着什么。

    直觉自己该抽回手,但席柏言被魇住了似的,一动不动地由着她牙齿用力。

    她是真的在咬,虽然咬的不重,只一点点的疼,末了“嚣张”的道:“你不宠我我就会重重地咬你。”

    手指离开了那片温软,席柏言盯着她带了点水光的唇微微失神,脑中不可遏制地生出了龌龊的念想。

    与小姑娘天真的模样相比,他想的那些可不就是龌龊的么。

    可是他多么想把软软的小姑娘抱在怀中。

    因好久没得到他的回应,又见他眸里墨色浓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