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领地-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25章 领地

    “霍家那边的人也安排好了,不出意外,就这两天霍渊便会有所行动。”

    “好。”席柏言双手交握负于身后,幽深的眸底倒映着那辆装饰不凡的马车。

    侍卫们的跟随悄无声息,小帝姬的身旁倒真藏了不少高手。

    他很期待,当霍渊一步步在暮摇婳面前揭开自己的假面后,她所表现出来的样子。

    席柏言闭上眼,曾经和暮成归同样乖顺地窝在他身边的小姑娘早已不见,却认了驸马的错误人选。

    他怎会允许那种事发生?

    就只能一点一点地将她圈禁于自己的领地中了。

    ……

    南国暖楼的背后有人,那也抵不过将珠帝姬的面子,荣见出示了暮摇婳的令牌后,老板便二话不说把怡娘给了他。

    霍渊那些鞭子打得是分毫不手软,当夜怡娘就发起了高烧,一身的鞭痕触目惊心,照看她的七菱都看得手臂上冒出鸡皮疙瘩来。

    让其他侍女帮怡娘抹好药,七菱两眼红通通地找暮摇婳复命,“殿下,那位女子身上的伤太可怕了,世上为何会有那么狠毒之人啊!”

    暮摇婳困得双眼皮打架,勉强保持着三两分的清醒,“御医怎么说?”

    “御医说都是些外伤,内里脏器没受迫害,好好修养些时日便没有大碍了。可身上的伤多半会留疤,右手的小指也是废了。”

    “没有性命之忧即可。”她又不欠怡娘的,保住对方的命便已足够,“找两个机灵的丫头照看她,最好明日她就能醒来。”

    关于怡娘和霍渊的故事,她需尽快听到完整的版本。

    后半夜怡娘的高烧退了一点,暮摇婳却是越睡越清醒,清醒地回顾起在席府大门外的那一幕,席柏言脸上的每一寸都清晰得毫发毕现。

    就退婚驸马一事,殿下,难堪的不是您,是霍渊。

    您很好,不过是他凡夫俗子之眼光,见识不到您的好。

    这两句在暮摇婳耳边轮番响起,她奇怪地想,那人说自己是真心实意,她竟真品味不出其中的谄媚、溜须拍马了。

    也不只是席大人的功力太好还是……

    但是他要找的人,应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从南国暖楼消失。

    唔,席大人知道的还蛮多。

    暮摇婳扯了扯锦被,盖住自己的下巴处。自重生以来她夜里就没睡过个好觉。

    后脑勺隐隐作痛,暮摇婳翻了个身,徒留一室清冷的月光洒在她后背。

    ……

    怡娘第二日下午才醒,听说自己正在帝姬府里,以为和霍渊的事情败露了要被报复,吓了个半死。

    好半天才弄清帝姬把她带来这只是想问她几句话。

    但怡娘还是很慌,暮摇婳一出现她便哆嗦着要下床行礼,被七菱按住了,“你躺好吧,小心伤。”

    得知她和霍渊有一腿,七菱就不再心疼她了。

    “本宫说过不会动你便说话算话,你只需老实回答本宫的问题。”暮摇婳淡淡静静的,不可怜同情怡娘的遭遇,也没觉得她破坏了自己的亲事而嫌她碍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