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较量-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24章 较量

    这八人个个轻功了得,若不是已然站在马车边上了,席柏言都察觉不到他们的接近。

    “不麻烦。这儿离席大人的府上可不近,叶管家又不知何时才能找来,你自己回去万一被某些人为难怎么办。再者说,席大人是成归的老师,本宫送你一次也是应该。”

    暮摇婳直勾勾地盯着男人的脸,他悦然一笑,“那微臣就恭敬不如从命。”

    “这就对了嘛。”

    他从一侧上了马车,坐到离暮摇婳最远的角落,似是怕自己亵渎了她。

    这反应甚是有趣。

    暮摇婳没敢多看席柏言,前一回合的“较量”已能让她探出这人的深不可测。但若要在宫中谋个稳定的官职,有些城府乃是正常事。

    至此一路无话。

    快到席柏言的府邸时,迎面撞上带着一队小厮的叶管家,一看便知他们在外面找了席柏言好久,叶管家慌得“手足无措”这四字都写在脸上了。

    见他从一马车上下来,叶南尽长舒一口气,急忙小跑走近,“大人,您回来这么晚可急死小的们了。”

    席柏言一摆手,“无碍。”随后朝马车拱手,“多谢殿下送席某人回来。”

    叶南尽这才注意到车里坐着的是帝姬殿下,他忙不迭下跪行礼,暮摇婳笑着应了,没说别的直接让他起身。

    “既已安全护送席大人到家,本宫也该回府歇息了,席大人不必拘礼,回吧。”说罢便放下门帘。

    “等等,微臣还有句话想对殿下说。”他对叶南尽使了个颜色,后者立马带着人退回府中。

    暮摇婳动作顿住,很感兴趣一般,“哦?什么话?”

    席柏言吐字清晰有力,“就退婚驸马一事,殿下,难堪的不是您,是霍渊。您以千金之躯下嫁于他,他反而不珍惜,错全在他,且不值得殿下为此难过、伤神。您很好,不过是他凡夫俗子之眼光,见识不到您的好。”

    “席大人这些话夸得本宫都飘飘欲仙了。”暮摇婳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他却摇了摇头,“殿下是当微臣在说好听话哄您吗?不是的,微臣所说句句发自肺腑。”

    “好的好的。”她点着脑袋,就像是受他指点的学生,模样乖巧的不得了,说的话倒有点敷衍之意。

    席柏言轻叹,“殿下就是太好心了,退婚也不想闹得霍家也不愉快。但是殿下,并非所有人都懂得您的好意,人心永不会满足。”

    暮摇婳敛着眉心沉思,似懂非懂状,“本宫会记住你这话的,多谢席大人指教。”

    ……

    席柏言站在席府门口目送暮摇婳的马车走远,叶南尽走出来,但大半个身子都掩在阴影之中。

    “大人,事情都办妥了。那个怡娘还剩半条命,被荣见用帝姬的名义要了回去。”

    叶南尽“啧啧”两声,“霍家那位可真不是个东西,往日最喜欢的姐妹俩。一个说掐死就掐死,另一个打起来也丝毫没怜香惜玉。”也是个蠢货。

    席柏言面色无波,语气里嘲讽意味深厚,“随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