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不要-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240章 不要

    小姑娘这样子活生生一只笑脸猫,锋利的小爪子藏在背后蓄势待发的那种。

    “自然不是,”他道,“叶管家不会说话,特别是一着急就胡言乱语,我不想让他惹你不开心。”

    暮摇婳像是信了,点着头问:“叶管家那天几时到的?在我们之前?”

    席柏言半点不做遮掩,“是我让他候在南国暖楼外,等金銮卫出手再行动的。他和我是同时抵达。”

    “你没告诉我考验的事,用意是我想的那样么?”

    “是。”

    “你这病不全是因为那日泡了冷水吧?”

    “回府路上怕殿下生气不再理我,有意无意地吹了风那天的风还是蛮大的。”

    “苦肉计?”

    “是。”

    暮摇婳眼神转凉,“既然你要骗我,为何不一直瞒下去的?”

    “因为瞒不住。”席柏言口齿清晰有条不紊,“做了亏心事便容易心虚愧疚,况且那是多容么易被拆穿的计谋,我再想瞒也无能为力。”

    她一时无言,他这么坦坦荡荡他好像不该生气,又不得不气,气到发笑,“在你的认知里我大概很好哄吧,即便你说的做的会惹怒我,回头你哄一哄我便又会当无事发生。”

    “没有。”

    席柏言目光深邃地专注看着她,“伤害多了便再也不可能挽回,我很清楚,做出这些事是想看看殿下会不会不要微臣。”

    暮摇婳心口一滞,不大明白他浅显到直白的话里的含义,“你在试探我对你的容忍限度在哪儿?”

    他坦诚地点头,“可以这么说。”

    暮摇婳有点坐不住,没由来的焦躁,她站起来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半晌后停在他正对面,笑得古怪,“你不相信我?”

    “殿下不要急,坐好听微臣慢慢道来。”他想下床走近了安抚她,却被她厉声喝止。

    头一次她用凉凉的语气和神情对他,席柏言感觉到身体某处传来轻微却不容忽视的疼痛。

    “我坐下,你说。”暮摇婳似妥协地坐回原位。

    席柏言依然不遮不掩地陈述,“一直以来,都是殿下主导这场博弈。你想靠近我便靠近我,你让我对你无需用尊称我便不用尊称,你说要打赌我便只能入局,你我都是局中人,可万一你突然退出呢?”

    “我怎么会半路退出?”

    “殿下给我的感觉便是如此啊,你很潇洒,亲身为我布局,却一副随时都能抽身而出的阵势所以我惶恐,就像五年前殿下说过那句话后,起初对我还算亲近,却也没维持太久,便待我疏离如陌生之人。”

    暮摇婳哑然,喉咙口干涩无比,花了好长时间来领会他的意思,“你说的不要,是指这个?”

    男人面带病中的虚弱但依旧俊美无俦,嗓音暗哑低沉,裹着无可奈何的纵容,“出乎殿下的意料吧。”

    他扯了扯唇角,带着一丝丝的自嘲,“我也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做出如此拙劣的算计。”

    暮摇婳不知说什么好,在她看来这场博弈是由他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