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择她-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233章 择她

    第233章择她

    席柏言的眸刹那间烧得通红,毅然决然地抽回了自己的手,隐忍而克制,“不,将珠,危险,离我远点。”

    暮摇婳眸光晦暗,盯着手心的一片暗红出神,他方才拿一下很用力,仓皇地撤回时不注意打到了她。

    他果真是不想碰她。

    这个“不想”意蕴深厚。

    他还将自己归为了“危险”。

    暮摇婳的心情难以言状,她再度向席柏言看去,发现他闭着眼,俊脸微微狰狞。

    在对她渴求和珍视相斥时,他选择放弃自己。

    冷水醒神的效果已经不够了,席柏言掐着伤处,强迫自己不要被情谷欠掌控。

    鲜血在布料上氤氲开,暮摇婳忽然瞳眸震动再也看不下去,起身便要离开。

    “别走。”他又这样说。

    好像有绝望的味道。

    暮摇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她顿住脚步,深深吐息一次,方折回身,“你让我离你远点,又让我别走,你是觉得自个被折腾了所以也要折腾折腾我么?”

    “婳婳。”席柏言艰难地吐出这两个相同的字眼,嘴角莫名勾出如释重负的弧度,在她不解的目光中一头扎进了浴桶。

    水花四溅。

    暮摇婳眼眸微缩,害怕他把自己逼出毛病来,便急急地唤:“荣见!”

    几乎是话音还未落,荣见就冲到了她身边,“殿下,怎么了?”

    “他”她指向浴桶,“那样不碍事吗?”

    荣见面色肃然地循着指示看去,也受到了些微的冲击,“殿下莫急,交给属下来。”

    他会见机将席柏言从水中拉出来的,只不过他刚一走近,席柏言便抬起了头,用能活动的手抹了把脸,神色淡然温和,“没事了。”

    眼里还有着血丝,但眼神清明,确实比先前清醒了许多。

    看他浅浅地一扬唇,暮摇婳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念想:她消气了。

    席柏言放任地舒展身体朝桶壁靠去,明明脑子里还有绮念,面善却不显山露水,分外闲适,“殿下,叶管家没来吗?”

    荣见已静静地站回了帝姬身后。

    暮摇婳眸光一闪,淡淡心虚着道:“嗯我有点事交代他去做,我已经命人为你找御医了。”

    衣物贴身的滋味着实难忍,席柏言微不可查地蹙眉,仍然笑道:“那我要在水里等到御医来吗?”

    “”宽袖中的手揪住一小块布,她忽然就理直气壮了,“我也不晓得,但以防万一你最好还是乖乖在里头待着。”

    望着她生动俏丽的眉眼,席柏言恍然察觉她在气什么。

    事实上他中的这药不泡冷水也没问题,拿点结实的绳子之类捆好他即可,而且凭他的耐力,完全能撑过去。

    凉水反而激发了他死死压住的谷欠。

    就当暮摇婳不知这一点,可她的表情已说明了,她在借机发泄。

    那人挑拨的话还是令她受了刺激,她只是不想在外人跟前表露罢了。

    或者说,她想以此告诉大将军,她很信任他。

    而一码归一码,私底下她照样要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