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计中-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225章 计中

    “贵客,您约的人到楼下了。”

    某公子用眼神示意后边的美人将席柏言“搀扶”到里间,她们刚要上前,席柏言便抬手制止。

    他的头脑还有五分的清醒,让旁人扶他不如自己走。

    就是不知里间,熏香味是否更浓。

    见席柏言脚步很稳当,某公子眼中滑过意外,是那香味不够量,未完全侵入他的身体么?

    特意挑了味淡有解药的催情香,莫非它的药效也不深?

    不容许他多犹豫,“把香灭了,别让帝姬吸入。”他没胆给帝姬用药,霍渊跟帝姬的大礼都成了一半,她都能不管不顾地将人给“退掉”。

    那帝姬对他更不会心慈手软。

    红色半透的轻纱帷幔后,席柏言坐到床沿上,九位美人随之鱼贯而入,为首的那位在他低头扶额间亮出了匕首,嗓音压低:“席大人,得罪了。”

    席柏言眸光一闪,缓慢地抬起头,眯着的眼中墨色翻涌,不轻不重地掀起眼睑看了看她。

    美人一慌,就要将匕首收回,却见他转头睨向了外间的模糊身影,后自己扯开了衣襟,倒向床榻。

    她们几个相互对望几眼,渐渐走近床边。

    屋里的景象还不晓得会有多迷乱,暮摇婳敲门的手迟迟未落,终是先对七菱低声叮嘱道:“你便守在外头,勿随意走动,有情况就叫人。”

    “帝小少爷,那您自己”

    “我有分寸。”她袖口里放了暗器,迫不得已之时便无力顾忌太多。

    七菱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您多加小心。”

    暮摇婳回转过头面向房门,甫一碰到门框,里头便传出浑厚的男声:“请进。”

    从门上能看到她的影子,不等她推门,某公子身侧的女子已前去把门打开,谦卑地低着头,“贵客请进。”

    暮摇婳扫了她一眼,再扫视半圈才看向正中朝东而坐却面向的某公子,“你是何人?”

    他起身行礼,暮摇婳眉一皱,走进里面去,那女子在身后又关上了门。

    “在下前两日求见过您,虽然是被拒之门外您应当还有印象吧?”

    暮摇婳稍作停顿,右手负于背后,“本宫不记得了,你有什么事?”

    某公子的神情微僵,但不像秦进那样鲁莽冲动,表面功夫是说得过去,“在下久闻帝姬盛名,终得了大将军引见”

    “席大人也在这?”她瞄到了纱幔后影影绰绰的重叠的人影,不由自主地蹙起眉心,打断了他的话。

    “是。”某公子的脸色挂不住了。

    暮摇婳半点要没有坐下跟他谈天的趋势,“祖父的好意本宫很难推辞,便导致多位公子白跑一次,还没来得及同祖父说明情况,你却是用这种方式逼得本宫见你。”

    她推测,这人是她去找席柏言那天连帝姬府的门都没进的人。

    原以为席柏言受祖父手下所困,可明显这人不是,所以这究竟是不是祖父的授意?

    某公子当即单膝下跪,“帝姬言重了,在下只是想请帝姬见见席大人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