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戏言-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221章 戏言

    第221章

    她对他们的初遇印象并不深,大致晓得是在东宫,父皇也在,他到来前成归还抓着她的袖子说有点不怕。

    除此以外什么都不记得,包括她穿了何种颜色的氅衣。

    席柏言语调温温淡淡地解答她的疑惑:“殿下说日后要嫁微臣这般的儿郎。”

    一句孩童的戏言,他却记忆犹新,他却将它记成了自己的执念。

    暮摇婳彻底的愣怔,她确实毫无印象了,那之后的某些记忆倒是还有,唯独这一句。

    这个时候该她说点什么了,可她能说什么呢?暮摇婳急得都快咬破自己的嘴唇。

    “殿下,松口。”他温声提醒,继续上一个话题,“殿下或可猜猜当初微臣在想些什么?”

    “猜不到。”她灰心丧气地想伸回手托住自己的下巴,但是他握着她的手却不松。

    暮摇婳随着他的视线看向自己的左手,听他说:“微臣想的是,帝姬当真是好精致的小姑娘,这样的小姑娘,以后绝不可受半点的伤。”

    他没说假话。

    因为他话音一落她便对上了他望过来的黑眸,如果他的眼神也能作假,即便她输给了他,也心服口服。

    暮摇婳找回了自己的伶牙俐齿,直勾勾地盯着他,“先生想表示什么?表示你作为臣子会永远追随守护我这位帝姬吗?”

    他方才说得那些,用的都是“微臣”和“殿下”。

    席柏言面上流露出几分困惑,“我也不是很明白我从小便无父无母,对感情认知有障碍,因此,将珠,若有不周到之处,请你多多体谅。”

    他并非全能之人,感情之事,他尚在摸索阶段。

    暮摇婳打了个“败仗”。

    最后她稀里糊涂地回了帝姬府,整晚都在回想,席柏言送自己出门时,她临上马车时回过头望到的他的神情。

    就像是他守望了自己多年。

    “帝姬,帝姬?”七菱不得已推了推发呆的暮摇婳,“帝姬,金銮卫来报,席大人被大将军的人带去了南国暖楼。”

    暮摇婳陡然回魂,“什么?”

    七菱缓慢地重复道:“席大人被大将军的手下带去南国暖楼了。”

    她说的这句话拆开来每个字暮摇婳都懂,但连在一起,暮摇婳便觉得很玄幻,难以想象祖父会做出这等事。

    姜大将军和南国暖楼?

    要说姜严恪武力镇压席柏言她会毫不犹豫地相信,可祖父把他带去南国暖楼干嘛?像秦提督那般用女色诱惑他?

    “帝姬?”七菱很惆怅,她话还没说完,帝姬又神游去了。

    暮摇婳“腾”地站起,“还有事吗?”一副没有她就要去南国暖楼捞人的阵势。

    “大将军说,请帝姬您务必去南国暖楼走一趟。”

    啊哈?

    “祖父的手下何时来的,人走了没?”这又是什么路数。

    七菱道:“来人是大将军的副将,只在门外对守门的侍卫说了此事,并未进门来。”

    原本暮摇婳是想马上就去南国暖楼捞人,这下却踟蹰不前,谁知道那里有什么在等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