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喝茶-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217章 喝茶

    秦进恨得牙痒痒,自己还趴在地上,无需抬头都能感受到他的嘲笑。

    闭了闭眼,终归不能就这般趴着等他们离开再起,秦进倒吸了一口气,迅速地起身。

    “席大人可真深藏不露,那一次……”他分明被两个莽夫揍得毫无还击之力!

    难道自己还比不过那俩莽夫!

    “秦小将军,言多必失啊。”叶南尽适时幽幽地开腔,“您就赶紧回家,看一下自己的伤吧。”他有意无意地扫过秦进的右臂。

    活着不好吗?

    年纪轻轻的干嘛想不开。

    秦进阴鸷的目光从席柏言身上移向叶南尽,触及对方唇角不屑的笑意,双目重重一刺。

    然他没了猖狂的资本,他是妥妥的败者。

    这主仆俩越是温和,他便越觉落在自己脸上的巴掌声响亮。

    “秦提督不想再提起的过去,秦小将军可不要再记着了。”席柏言和气地说,墨眸闪过一缕深意。

    那次夜市的小巷……无论从何种角度来说,都应成为深埋于心的秘密。

    ……

    丞相告了长假在家休养,朝中就此暗流涌动,诸位大臣纷纷议论下一位做上丞相的会是谁。

    暮摇婳关心的倒不是这个,她打探的是有关石沸散的消息,据称李大人已经根据郎中的供词着手在查,案情有了点眉目。

    如今对丞相来说石沸散能够续命,可那也只会让他整个人更加萎靡不振。

    而且他还是丞相,被外人知晓他“故意”使用石沸散,会对朝廷对圣上非常不利。

    上一世丞相离去后,是谁当了丞相来着?

    暮摇婳记不得了。

    她想知道,现在的席柏言会怎么做。

    因为她的重生这辈子变化了太多,这些变化包不包含席柏言的仕途?

    金銮卫受命留意席府的动向,这几天他都是一切照常,上朝,去东宫,也会去丞相府。

    独独不来找她。

    “殿下,席大人可能……”这日,荣七来汇报时不确定地说,“可能受到了大将军的胁迫。”

    暮摇婳在绣女红,交颈鸳鸯,就快绣完了。

    骤然听到这一消息,她险些刺破自己的手指,“大将军找席大人麻烦?”

    荣七想了想,“也不算麻烦吧……大将军派人去过席府,具体说了什么属下无从得知。”

    他们不能太过接近席府,会被发现,而且帝姬也没要监视席大人的一举一动。

    暮摇婳小心地将女红收好,昨天有个年轻男子用祖父的名义前来拜访,她推辞不过便放人进来了。

    对方表现得幽默风趣,起初暮摇婳也尽量维持“伸手不打笑脸人”的原则,可没过多久她发觉自己没那么好的耐性。

    便戳破了男子设下的窗户纸,直言自己对他没有好感。

    的确是没有好感,与席柏言无关。

    她不怕男子去找祖父“告状”,她不喜欢的,祖父也不得强迫。

    今日来的换了一位,暮摇婳听说了来人报上的名姓,与花名册里某个人对上号,设想了与他相处的场景,果断谢绝了他的来访。

    她还在愁如何婉拒祖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