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教训-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215章 教训

    “帝姬,丞相的意思,把人交给司法监带走。”大管家道。

    暮摇婳明白,方才那一场简单的“审问”,丞相听后心里已有了数。

    她做到这一步也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按丞相的意愿办。

    但是回到帝姬府,暮摇婳便叫来荣见,“在金銮卫里找个人,假扮成普通百姓,向外透露自己想要石沸散。”

    假如那些人求的是财,这一招也该钓到鱼。

    她隐约感觉到,这东西还会出现,给他们致命一击。

    ……

    席柏言到秦提督府上,与之商议一个遗留问题:京藏族傀儡师的面具。

    他们心有大概推测,包括暮摇婳也为此找过秦提督商谈,目标紧锁一人。

    可以上没有确切的证据,只能等待,等那人露出马脚。

    “席大人胆大心细聪明过人,秦某领教了。”一番交涉下来,秦提督更是庆幸,自己当初没把席柏言逼得太紧。

    想来他不是轻易屈服于压迫的人,丞相又……基本是回天乏术,秦提督这才发现朝中一些人暗暗支持席柏言当上丞相。

    对秦提督的称赞,席柏言宠辱不惊地笑了笑,“往后席某还得仰仗秦大人。”

    “席大人这是哪里的话,你有惊世之才,又有帝姬青睐……”他探究地打量着对方的神色,见席柏言面上的笑意有一丝的凝固,识趣地到此打住。

    以为他会生气,但他就像没听到自己那句话似的,笑谈起另一件事,秦提督垂眸时不由眸色一暗。

    他应该见识到了这位的真实野心。

    道别了秦提督,席柏言坐到马车里,太阳穴突突直跳。

    “大人,秦提督又……”为难你了吗?叶南尽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了点忍耐。

    “没什么,笑我靠帝姬上位罢。”他嘲弄地提了提嘴角。

    叶南尽不服气地冷哼,他家主子筹谋多年,走到如今都靠的自己,帝姬……也不过是主子的谋求之一啊。

    “马车里坐的,便是席大人咯?”外头秦进拦住了路,挑衅般的扬声道。

    席柏言眸中泛着危险的冷光,他正不大痛快,却有人不知天高地厚地送上门来,找虐么?

    儿子轻视帝姬,老子视帝姬为权力的象征。

    呵。

    那可是他的小姑娘——

    叶南尽眉眼一沉,“大人,属下出去会会他。”

    “不。”席柏言抬手阻止他,“我亲自来。”

    叶南尽瞧了瞧他的脸色,很是不明白秦家父子怎么惹怒的主子。

    主子不是随随便便就会被激怒的人啊……

    席柏言站在车夫旁边,居高临下地睨着坐在马背上故稍矮了些许的秦进,语气冷硬,“有何指教?”

    不满于对方轻蔑的眼神,秦进攥着缰绳,面色也不好看,“上回在李府那晚,是你的手下偷袭了我?”

    “从秦大人那听来的?”席柏言微一勾唇,讽刺意味尽显,也是间接的承认,“堂堂德怀小将军,便为这事拦下席某的马车……”

    换句话说,便是:你都多大的人了,还做这等半道上拦人质问的三岁小孩子才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