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药效-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200章 药效

    不然她不会跑这一趟的,至少要等上三天再来。

    席柏言轻笑着瞥向她,“敢情你是把我当作百科全书了。”

    “对呀,在我心里你最棒啦!”

    “别耍宝,说正事。”他清了清嗓子。

    暮摇婳冲他吐了吐舌头,到底是正经了神色,“我想知道石沸散的具体药效。”

    席柏言站定了,偏头望向她,“怎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了?”

    她被这问题难住,静了静脑中灵光一现,“因为是禁药,所以好奇嘛。就是前不久被带去霍家便想起了这回事。”

    席柏言的目光里带了淡淡的探究,“不好的事你最好早些忘掉罢。”

    继续往前走,“石沸散是禁药,我晓得有这药的时候它已经被禁了,所以我能知道的都是从御医那听来的。”

    “啊?”暮摇婳苦恼地敲了敲脑门,“你都不知道,那还有谁能给我解答呢?”

    “殿下,”席柏言好笑地说,“术业有专攻,我专攻的不是药理,不知晓这些很正常。”

    “你的意思是,我该去找个郎中问问?”

    “石沸散既是禁药,王城里的郎中们必不敢再碰,便是皇宫里的御医们,想必也知之甚少。有个人估计了解这石沸散,但”

    “但是什么?”暮摇婳入神地盯着他,竟是连前面显而易见的柱子都没注意到。

    席柏言眼明手快地拉住了她,暮摇婳定晴一看,要是她就直直地撞上去,脑门铁定得被撞出一个大包。

    “殿下。”他语调微沉,颇有不赞同之意。

    暮摇婳打着哈哈,“其实我看到它了哈,你不拉我我也不会撞着的啦。”

    “殿下是不是觉得我脸上写着两个字?”

    “啥两个字?”

    “好骗。”

    “”

    暮摇婳琢磨着席大人这担心她担心的都学会冷幽默了,很给面子地笑,“没有没有,先生脸上哪里是好骗二字,分明写着满满当当的好看。”

    调戏起他来倒是愈来愈趁手,好听话简直是信手拈来。

    席柏言直面前方,不给她看自己可能显露笑意的脸,“你说有正事找我,没说几句又来胡话。”

    “实话怎么能叫胡话?”暮摇婳故作诧异地道,“莫非是你被奉承惯了,听谁夸你都似在奉承你?”

    不上她的当,席柏言正了正语气,“御医里最有可能熟知石沸散的,早前已被圣上处以极刑。”

    那人是何御医。

    暮摇婳的表情几经转变,“他”又想到自己就是不能去找御医问这事,以免让暮远苍知晓又惹他不高兴,才来找的席柏言。

    蓦地不知怎么将自己的所作所为圆过去。

    她原本已然酝酿好,准备借丞相生病一事,像父皇坦白自己乃重生之命。

    可惜刚开了话头就被泼了冷水,她更加没底气。

    从宫里出来到席府的路上,她便一直想,把重生的事烂在肚子里,再也不要向任何人提起。

    可又不能放着丞相不管,假如这世他也

    “殿下,你若执意想要个答案,并非没有门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