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设局-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20章 设局

    第20章设局

    “殿……”席柏言一个字话音没落,一副俊秀少年样的人便眼风扫来打断了他。

    他们在宫中见过不少回了,暮摇婳的易容术又很拙劣。

    她拍了拍衣袖,故作自然地悠闲踱着步,不露声色地拉开和他的距离,“我偷偷摸摸过来玩的,你知道该怎么办的吧?”

    言下之意,你知道自己该闭嘴当今儿没遇到我的对吧?

    她不再端帝姬的架子,席柏言也从善如流,视线追随着她微微一笑,“您因着昨晚的事心情不好,臣……我能理解,我不会乱说的。”

    方才神经紧绷了半天,暮摇婳松懈下来便倒了些茶水润润喉,听他这么说,差点没不顾形象地喷茶。

    低低地咳嗽几声,暮摇婳轻拍心口,怀疑地看向稍低着头恭敬姿态十足的男人,他真的不是故意捅她伤疤?

    席柏言好似自己没说过大逆不道的话,见她呛着了还劝她小心,又给她倒了杯茶,“有点烫,凉一凉再喝。”

    好多年没这么近地看过席柏言了,暮摇婳记起自己曾经跟他斗过嘴,那时他脾气颇好,任她怎么闹都顺着她。

    “有劳席大人了。”捏着杯盖慢条斯理地撇着茶沫,不经意地问:“席大人也是来这玩的?”

    咦,前世没听说他来过这里呢。

    但看一直波澜不惊的男人神情剧变,甚至一下按住她的手夺过了将要被她送到嘴边的杯子,大半杯的茶水尽数洒满了桌面。

    暮摇婳又是一愣,眨了眨眼,这人不在宫中,自以为捏住了她一个把柄,就对她不再客气了吗?

    “抱歉。”歉疚的神情是真真的,席柏言半跪在地,声音中明显带了压抑,“这茶里被加了料,我也是才想起来。”

    哦。

    暮摇婳意味深长地睨向手边的茶壶,“你屋里的茶水中,被加了料?”顿了顿,“别跪着了,坐下说话。”

    她不喜旁人以跪姿面对她,可若让他站着,他那么高,她还得仰头看他,太累。

    幽深的眸中掠过一抹光,席柏言就近坐到凳子上,侧首向一旁的床,“请看那里。”

    妃色的床帐里掩藏着曼妙的人影,他们噤声后的静谧中隐隐约约有勾魂夺魄的低吟入耳,可那人左右扭动却不得下床,显然被什么束缚着挣脱不开。

    暮摇婳恍然大悟,眉梢一扬,“这……那我这是扰了席大人的兴致?”

    席大人面无表情,“……从何而来的兴致?我不过是独自外出逛了逛,被朝中某人大人拉进了此地,他又说给我叫来了美人,打着为我好的名义,实则暗地里给我的茶水中下了药,觉得过完这晚我就必须跟他站在一条线上……不过茶我骗床上的人喝下了,可惜外面有人守着我走不掉,之前也是想从窗口跳下去,不料碰见了您。”

    帝姬殿下天真无邪脸,恰到好处地掩住了心中的汹涌波涛,“席大人真是坦诚。”

    “我只是不想让您误会。”这几个字说得加重了语气。

    啊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