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哀怒-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2章 哀怒

    霍渊伪装得真好啊,以至于父皇死后三四次显露不对劲的地方,她也只有些微的怀疑,等到最后确认时,她已成阶下之囚。

    在外霍渊和帝姬将珠感情一向和美,即便帝姬入狱,驸马霍渊也冒着被一并处死的风险送去“饯行酒”——其实是毒鸩。

    想想也是巧,偏偏她发觉补药的古怪之处时,驸马霍渊远在千里之外替皇上分忧,一听她出事就快马加鞭赶回来。

    暮摇婳嫣红的薄唇嘲弄地挽起,要说构陷她,仅凭霍渊一人还没那个能力,显然他是真正要害她那人的帮凶!

    而他靠着她的身份步步高升,又做了四年夫妻,到头来也毫不留情地背叛了她。

    如今重来一回,她怎么可能再乖乖嫁给他?

    暮摇婳紧紧闭上眼,再睁开时,便意味着之后的一切都将改变。

    “七菱。”她松开掌心一片粘腻的右手,唤来跟了自己多年的侍女,“驸马……人在哪?”

    叫出那两个字时她是迟疑的。

    七菱当帝姬等急了,忙道:“驸马因为高兴,众人敬来的祝贺的酒全都接受,此刻还在前院,要不要奴婢去催催?”

    经历过无法言说的剧变,暮摇婳对身边的人都抱有警惕之心,但七菱不同,她跟着她时也就六岁,姑且值得付诸几分信任。

    压下眸底的异色,暮摇婳抬手示意左右其他的侍女退下,低声道:“不必去找他,本宫只想……”

    她越往后说,七菱的眼就睁得越大,不可置信地脱口反问:“帝姬您……”

    暮摇婳垂着长睫摇头,“你只管照做。”

    七菱一愣,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不妥当,立即收回满脸的惊讶,“是奴婢逾矩了,请帝姬赎罪,奴婢这就去找人办事。”

    “无妨。”暮摇婳拍了拍她的手,“回来本宫再同你说明原因。”

    这人虽比她大了一岁,可素来性软弱,仗势欺人都不会,加上她暮摇婳地位崇高无人敢惹,七菱入宫十年为人也没什么改变。

    她太了解七菱,如果前世七菱也被人收买的话,她定然能在短时间内察觉出。

    这一世的她会如何,暂且没有定论。

    房门被关上,整个室内陷入安静,暮摇婳一边取来手帕擦着掌心的粘腻一边思考前世帝姬府中还有谁可能有异心。

    然而实在是想不到。

    暮摇婳却想起了父皇的死。

    前世父皇在她成婚一年半后突发急症死去,她入狱后把两件事联系到一起,觉得其中疑点重重,或许……

    她有个大胆的设想,会不会有谁想霸占大暮王朝,先除去父皇,再除去她。

    剩下的……便是她皇弟暮成归,十四岁登基的少年天子。

    暮摇婳咬唇,不管前世的后来会是什么样,现在她重生了,就要担起责任,保护好她的父皇和皇帝,以及她自己。

    重生前的疑团堆叠,暮摇婳脑子里乱糟糟的,太阳穴隐隐作痛。

    她闭着眼轻轻按揉头部,不知过去多久,终于在寂静中听见了那道分外期盼的惊叫。

    “不好了!驸马出事了!快来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