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治愈-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199章 治愈

    只是说都说出口了,要他拉下脸道歉也不实际。

    在心底责备了自己几句,暮远苍放软了声音,有语重心长的意味,“婳婳,父皇不想你操太多的心,无忧无虑的多好。”

    “嗯,儿臣明白。”暮摇婳咬着唇,尽量让自己的嗓音听着如常。

    “丞相那边父皇自由安排,婳婳你看着席柏言就行,你们最近经常见面的对吧,跟他怎么样了啊?”

    暮摇婳继续为他捏肩,对他的话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

    原来父皇,在她身边安插了人啊,那人时不时向父皇汇报她的动向

    “殿下这是怎么了?”从东宫回来,见暮摇婳蹲在他的院子里,颇为懊丧地垂着小脑袋,席柏言担忧地问。

    “没什么。”她声音带着些嘶哑,仰起小脸可怜巴巴地道,神情像迷路的孩童,“蹲久了腿麻了,想要先生扶我起来。”

    席柏言二话没说弯腰伸出双手去扶她,还开玩笑道:“我以为你会说要我抱你起来。”

    “好主意啊。”她满脸的“我竟然没想到”,作势又要蹲下。

    可是腿真麻了,感觉都不是自己的腿了,她这一软便失了控的要往地上倒,腿还特别不舒服。

    席柏言快速地将她往怀里一带,几乎是搂住了她,“都这样了还跟我闹。”

    分明是纵容的口吻。

    暮摇婳充分借用了“地利”与“人和”,一把抱上他的腰,“没闹呢,真的就是腿麻控制不住自己呀。”

    “那不是你自己要蹲着才导致腿麻的?”这下想给她从自个身上扯下来有点困难,席柏言哭笑不得地按着她的肩,“缓过劲了便松开罢。”

    “唔,我再抱一会。”她趁势耍赖,“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兮,我对先生可是思念得紧呐。”

    闻言他眼眸微动,昨日她没来,他便想那大约又是她玩的小把戏。

    后他去丞相府,远远瞧见暮摇婳上了轿离去,但她没发现他。

    “呐呐,你有没有想我?实话实说哦!”

    他眼睑低垂,“是不大习惯你没来。”

    噢,不习惯么?

    她能成为他的习惯,便是个好现象!

    “殿下,你再抱下去,等我府上的下人们来看到了,会拿我当轻薄你的登徒子的。”

    “怎么会,他们都晓得是我颤着你呢,而且我打过招呼,他们纷纷表示不会来庭院这打扰我们的。”

    “啧,我才是给他们工钱的人,为何觉得他们更听你的话呢?”

    “类似于爱屋及乌?”暮摇婳能自己站稳了,便离开他的怀抱,开心又得意地道:“他们一定是认为我像他们主子的未来夫人。”

    席柏言:“”唉,傻乎乎的小骗子。

    “这么看着我干嘛?”小姑娘眸子睁得浑圆,“我这叫有自知之明呀。”

    “你在我院子里蹲着,肯定不是想让我见识下你多有自知之明。”他转移话锋,“说罢,有什么烦心事?”

    暮摇婳噔噔地跟上他往侧厅去,“你猜得好准呐,我是有问题想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