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客人-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195章 客人

    没说几句话,叶南尽就过来打断了他们。

    “那个,大人,有客人来访。”他偷瞄着背对她的暮摇婳,神色为难。

    席柏言心下有了猜测,看向抱着茶盏的小姑娘。

    暮摇婳咽下香茶,眨了眨眼,“去吧去吧,我就在这乖乖待着,不乱跑的。”

    她每天都来占他半个时辰,总不能他有客人也不让他见吧。

    席柏言道:“我去去就来。”

    “嗯嗯!”她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在他走后黑亮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了一周,嗯,这茶有点甜。

    客人被小厮领进了堂屋,又倒上了茶水,“李小姐稍等,我家大人马上就到。”

    这里和暮摇婳所在的侧厅隔着个极短的回廊,席柏言顺着回廊走来,从侧门进入,撩起在两边的珠帘轻晃,发出脆响。

    “席大人。”听到动静,李颜玉放下茶杯,略微激动地站起,惯性地抱拳行了个礼。

    “坐。”他言简意赅,疏离的不像平常待客之道。

    李颜玉并不在意,“家父听闻席大人身体有恙,特叮嘱我送上一些补品,望大人收下。”

    她双手递上一木盒,从席柏言的角度,能看到盒子下压着张纸。

    “麻烦放这。”他示意瞥向一旁的桌案,“还请李小姐切记向李大人代为转达席某的谢意。”

    暮摇婳可对天发誓,她不是有意偷看席柏言的客人是谁的。

    她就是站到门口,随意地一撩眼皮,便瞄到那人的小半边侧脸。

    像姑娘家,并且有点眼熟。

    那人往前走了大概半步,她再定睛一看。

    李颜玉?

    暮摇婳收回目光,走回侧厅。

    察觉到有人在打量自己,李颜玉循着那抹视线看去,仅看到个大致的纤细背影。

    那流转的裙角令她极其某晚几近贴在席柏言怀中的身份尊贵的人。

    她咬了下唇,面色无异地退回原位。

    这场会客前后花了不到一刻钟,席柏言叫小厮送走暮摇婳,空无一人的堂屋里,他将木盒下的信拢进袖中,起身去侧厅。

    刚到门边,他一眼望见屋里拿着两个茶盏来回颠倒着茶水,以此为乐消磨时间的小姑娘。

    她今天换上了襦裙,头上的琉璃发钗仍是他挑选的,坐在宽大的椅子里,衬托得她小小的一只。

    便是这种时候,他就有点忍不住,想立刻答应她跟她成婚。

    但是还不够,小骗子用的心还不够,他目前顶多有四成把握。

    “咦,这么快就回来啦。”暮摇婳侧头笑眯眯地看他,“席柏言,你想想哦,我们俩方才的状况像不像你在金屋藏娇?”

    “殿下又说笑了,殿下是娇,这小破宅子也称不上金屋,我更没那个资格将你藏起来啊。”

    暮摇婳哼哼着,席柏言这人有时跟情圣一般,有时又没丝毫情趣。

    不过靠脸便能迷倒大片的小姑娘,好像也不需要太多情趣的哦?

    送暮摇婳离开后,席柏言回书房拿出了那封信。

    看完信里寥寥几行字,他黑眸眯得狭长。

    李大人和京藏族人勾结,图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