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安然-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194章 安然

    她拿起手帕擦了擦嘴,“真没事呢,我毕竟还是习惯女装的,再过几天就能换回去的啦。”

    席柏言心里充斥着阴郁的怒气,若非那个傀儡师不在他手中,他也管不到,否则

    定要叫他为对将珠的伤害付出百倍千倍的代价。

    席柏言眸色似被打翻的砚台,有眼睫遮挡,暮摇婳丝毫不察。

    他无意识地捏紧了茶杯,那晚,他就该让叶南尽将傀儡师的手脚打折了再交给金銮卫。

    面前的少女笑靥如花,席柏言暂时压下心底的郁气,笑意温和,“在这坐会儿么,或者回前厅?”

    熟稔如多年老友的态度。

    暮摇婳仰躺在竹椅上,慵懒闲适的摇头,“在这待着罢,这是快好地方,环境清幽让人放松。”

    “好在今日无风,不会太凉。”

    “嗯呐。”她看着被翠竹簇拥的天空,有种恍惚的自己被席柏言的气息包围的感觉。

    不论别的,就这般静谧的相处,也令她非常舒适,没由来的沉醉。

    “席柏言啊。”

    “嗯?”她开始频频直呼他的姓名,听着尤为悦耳。

    “我饿了。”暮摇婳摸摸小肚子,“最近吃的好多,不吃又饿,简直是恶习。”

    “不,多吃些长身体,挺好。”男人眼中蓄了宠溺的笑意,“厨房做了酒酿圆子,我叫人送来?”

    暮摇婳就着半躺着的姿势觑着他,“你这话听得我像是在委婉地嘲笑我矮呢?”

    席柏言但笑不语。

    “上酒酿圆子,我喜欢,甜甜软软的。”

    “好。”

    她支起身,看他,“席柏言。”

    “嗯?”

    一句“你喜欢上我了吧”在嗓子眼徘徊了几圈又咽了回去,暮摇婳转了转眼珠,决定不问出来。

    她不想听他回明明是狡辩的理由,来日方长,他必回亲口承认对她的喜欢。

    “怎么?”见她只是笑却不再开口,他便追问道。

    “没,秘密。”她狡黠地笑,露出一对可爱的小虎牙,“以后再告诉你。”

    以后哇。

    “好。”他轻声应。

    当叶南尽用贴切的言语回绝了李大人的邀请,再三说明他家席大人只是小毛病歇歇即可,而并非快嗝屁的那种,让李大人无需忧心后回来。

    见他家主子和帝姬一同吃着他从不爱吃的酒酿圆子时。

    他心中由席柏言树成的高大巍峨的山,彻底崩塌了。

    即便帝姬屡屡主动来找主子,可她大多数表现都是矜持而内敛的,便是他家主子,这

    以身作饵也太尽职尽责了好吗!

    陈阿碧同党刺杀丞相、绑架帝姬的案子结了,四人包含李府管家全被处以极刑,令圣上又下达了面向京藏族余孽的通缉令。

    如果遇到残余的京藏族人,格杀勿论绝不姑息。

    管家的妻、子被送回了娘家,他们对管家所做的事都不知情,暮摇婳无意去管真假性,交给秦提督和父皇处置。

    她回宫见了父皇和暮成归,却带回一堆补身体的珍贵药材,也是欲哭无泪。

    这一日暮摇婳照例去找席柏言,跟他就喝药一事诉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