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残害-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18章 残害

    影影绰绰地看见地上趴着个纤瘦的姑娘,伴随着鞭子抽打声,细细的痛叫压抑而戳心。

    看霍渊这个架势,怕是要活活将那女人打死。

    暮摇婳攥紧了双手,眉心凛起,想制止他的行为发现还不是合适的时机。

    女人身形颤抖,不知被抽打了多久,至今没说出一个字。

    兴许打累了,霍渊冷哼着把鞭子随便一扔,往凳子上一坐。

    他应该顺势踩住了那女人的手,因为他坐下的同时女人的痛呼声陡然拔高。

    气冲冲地端起杯子仓促地喝完水,空掉的铜杯掼到地上,霍渊神色阴鸷地脚下捻了捻,“你哑巴了?说话!从你进屋到现在半个字没说,舌头是摆设吗?要不要我帮你给它拔了?”

    荣见一偏头,视线中帝姬殿下的脸色难看得吓人。

    也难怪她会是这个反应,就他都没想到,霍渊那温润如玉的皮囊下,藏着如此污浊的真面目。

    幸好殿下跟他退婚了,要不然让他做成名正言顺的驸马,那还得了?

    屋内,女人疼得全身皆蜷缩起来,感觉被霍渊踩着的手仿佛脱了层皮,她哆嗦着勾唇,“哈哈”冷笑,那笑像极了对他的嘲讽。

    这一笑于霍渊而言便是莫大的刺激,他面目扭曲着,狂暴燥郁。

    自打知道自己没了那方面的能力,他就已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力。

    霍渊狠狠地跺了跺脚,女人瞅准机会快速地抽回鲜血淋漓的手,用尽力气翻滚到远处。

    “你猜对了,给你下药的,的确是我!”女人背靠着墙壁,双眸里闪动着疯狂的报复谷欠,也不怕他已起身渐渐靠近自己。

    唇瓣颤得厉害,她歪头,布满冷汗的脸上沁着绵密的嘲弄,“你害死了我妹妹,还想着干干净净的做将珠帝姬的驸马?怎么可能!我没了妹妹,怎么可能让你继续光鲜亮丽的活着?!”

    守在楼道那的小厮离霍渊所在的房间比较远,何况别的屋子里也有时不时传出暧昧的声响,这屋子里的低吼便被一而再再而三的忽略。

    都晓得霍公子在床上的习惯,即便听清了这里的惨叫,他们也会当霍渊在尽情发泄。

    眼见他离女人愈来愈近,暮摇婳冲荣见使了个眼色,这女人不能有事,她可是最重要的人证。

    荣见表示了解,可还未有所动作,楼道那边的单间门打开了。

    估计是例行检查,看样子还是往他们这个方向走来的。

    穿私服到南国暖楼来玩未尝不可,她本就想着来玩玩顺道打探消息,是发现霍渊也在才悄悄潜入的。

    若是她蹲在房梁上的事传出去,多少会给父皇添麻烦。

    荣见示意暮摇婳不要乱,他会引开那些人,让她找个地儿先躲好。

    “砰”的一声,下方的门被人从里头撞开了。

    暮摇婳低头一看,女人细瘦的胳膊上鞭痕累累,手掌血肉模糊。

    她瞳眸缩了缩,楼道那头的小厮闻声赶来,“发生什么事了?”

    “你居然敢当着老子的面逃!”霍渊拽住女人的腿,低低的嗓音阴冷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