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折磨-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160章 折磨

    男子把玩着个精巧的瓷碗,每个字都含着粘腻的嘲讽。

    暮摇婳动了动身体,发现手腕被绑住,后背靠着坚实的墙壁。

    目光扫过四周,这是间废弃的卧房,纱窗上隐约可见着蜘蛛网,那梳妆台不是特别旧,由此判定这儿不久前还住着人。

    “猜猜我带您到了哪儿?”他好像要跟她闲聊,两腿交叠搭在长椅上,身下做的是一张矮桌。

    越看这间屋子的布置,越是眼熟。

    暮摇婳扳正身姿,背脊笔直,不畏不缩地迎着他不怀好意地注视,“你不是要报仇么?怎么还不动手?”

    在这种情形下还能有如此纯粹澄净的轻视一切的眼神,真叫人不爽呢。

    男子咧嘴抽搐似的笑了笑,“帝姬都迫不及待了,我也不好不满足您啊对吧?”

    他握着碗倒扣着向下,不紧不慢地道:“京藏族一般不杀人,我们最擅长的是折磨。”

    碗应声而落,在地面绽放成了花。

    “呼呼”是谁在重重喘息?

    越过他,暮摇婳看向门口迟缓地走进来的三个人,不,“他们”已不能称作是人。

    男子赤着的双脚踩在碎片上,利器没入皮肉,带出诡谲的香味。

    京藏族傀儡师的血是对手下傀儡最好最完美的刺激。

    那三个东西争先恐后地朝床边扑来,暮摇婳仅仅是迟疑了短短一瞬,就飞快地想着自救的法子。

    脚是能活动的,只有手背绑了,她需要躲过袭来的“他们”,并弄开腕上的绑缚。

    男子一边走出门一边说:“久闻帝姬身手不错,今日正好见识一番特意没给您下药,让您能用全力来反抗他们,或许,会非常的精彩”

    门被他从外面锁上,除了开着的窗,再也没有别处能让光透进来。

    李府。

    金銮卫和秦提督的人都来这搜过一遍,席柏言又暗自来找,所有的房间都未遗漏,但一无所获。

    相比较于将暮摇婳带远,李府是最合适的藏身之地,因为他们最先查的便是李府,过后那人再带着暮摇婳返回。

    席柏言无权对李大人过多的审问,示意叶南尽叫人盯着李府就离开了。

    按照他对京藏族的了解,他们不仅残暴、嗜血,还尤其喜欢虐待俘虏。

    探索俘虏的弱点,对俘虏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璀璨。

    他不敢想暮摇婳此时落得什么样的境地了。

    她的弱点那人总不可能进得去皇宫,那会在哪里落脚?

    席柏言忽地停下脚步,看向叶南尽,“去霍家!”

    霍家的宅子空置,荒凉又阴森,都晓得这里死过好多人,故而没人敢买下这里。

    凭借着个子娇小的优势,暮摇婳算是灵活的从三个傀儡间挣脱开。

    它们的行动死板,只一味地往前扑,偶尔会互相撞到一起。

    就这般,暮摇婳拿到了碗的碎片,可手上也被化了一道口子。

    钻心的疼痛中她更加清醒,一面躲着它们,一面尝试着割开绑着手腕的布条。

    男子站在窗口,望着里面的景象,“好戏,开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