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击西-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149章 击西

    “殿下,出事了!”

    荣见行色匆匆,人未至声先到。

    暮摇婳“腾”地站起来,“他们来了么?”

    他半跪在地上摇头,“城内是有陈阿碧的同党,可他们没来帝姬府,而是去了丞相府。”

    他们很是狡猾,猜到皇宫和帝姬府都会戒严,向帝姬寻仇也是白白送死,故把目标转向了没参与此案审讯等等的丞相大人。

    饶是丞相府素来戒备森严,也被易了容的两个京藏族人混了进去,杀了府上的管家并控制他为自己的傀儡,欲对丞相行刺。

    幸好丞相有暗卫看守,发觉到不对劲,当即封锁了整座府邸,活捉了那两人。

    丞相也无大碍,受了一点皮外伤,两名嫌犯被押进了司法监。

    暮摇婳提起的心刚落回肚子里,荣见又说:“圣上担心还有同党藏在城中,而此番两人落网是为了降低我们的警戒心,因此在他俩全盘交代他们的计划前,帝姬府还需严守。”

    对陈阿碧的审问并不顺利,她一个字也不肯说,又悄然咬舌意图自尽,到刑场上时便只剩几口气在。

    暮远苍也因此才信李大人关于“陈阿碧背后有人”的笃定。

    现下这两人一被捉拿就想咬破嘴里的毒包,但被丞相府的暗卫阻断了,更是搜查过全身。

    在司法监迎接他们的将是最严厉的审讯。

    暮摇婳的手捏紧衣摆,“换个说法便是,本宫接下来的几日最好不要出门了?”

    “圣上的意思是少出去为妙,有谁想来帝姬府也不轻易放人进门,真要不得不出门,属下们会尽全力保护好您的。”

    唯一一件需要出门才能办的事,就是两日后李大人的生辰宴她得出面。

    除非李大人忙着审讯嫌犯取消宴席。

    暮摇婳坐回椅子里,右手无意识地摸着左手腕上套着的手镯纹路,“那这几天,大家都留意些罢。”

    席府的消息很灵通,前头“京藏族余孽”一被自丞相府带走,叶南尽便将此事的过程告诉了席柏言。

    “为什么在丞相府闹事?皇宫不好进,帝姬府有金銮卫,丞相手底下就没暗卫么?”席柏言嗤笑。

    “属下也觉这件事颇为古怪,就像”他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语言表述自个的想法。

    “怕什么来什么?”席柏言放下书卷,“我看是想什么来什么。”

    有人想用陈阿碧引出京藏族其余的人,便真有不怕死的跳出来送命。

    历经两番浩劫,他们还不晓得惜命?还把仇恨放在首位?

    “继续盯着。”席柏言眉眼暗沉地说。

    这圣上是愈来愈昏聩了,居然沦落到被人牵着鼻子走也没察觉,是那偏方的影响未清除干净吗?

    席柏言拿起没看完的书,视线却在一边的请柬上停了停,李大人的生辰么。

    昨日暮摇婳差人来问他会不会去李府赴宴,只这一句,旁的什么都没说。

    小姑娘又打什么主意?

    思绪纷纷扰扰,他竟看不进书本上的字,索性丢下它走出书房。

    经过厨房时,他脚步一顿,吩咐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