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初衷-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139章 初衷

    用“小惊喜”来形容这信还真贴切。

    实际也没什么,就是她上回拿去反击的那句词,“平生不会相思”一句,写在他的纸上的,他又拿来给了她。

    但不是原原本本的给,席柏言将末尾的“思”上画了个圈,因为她情急之下将这个“思”字的下半部分差不多写成了一条横杠。

    并且旁边还留了批注:写错,重默。

    心下似温水浸没,暮摇婳找来笔挥动几下写道:我不管,就是相思!

    然后重找了个信封把这张纸装进去封好,递给七菱,“让人送去席府,便说是本宫的回礼。”

    席柏言拿到信,不由莞尔,眼前自动呈现她说这几个字时的生动模样,活灵活现。

    他也摸来笔,在后面跟着写:休得耍赖。

    舌尖抵了抵腮帮,眸中是他自己也察觉不到的深情溺宠。

    小骗子,又是小无赖,瞧瞧将珠被他抓了多少把柄在手里。

    门外,叶南尽捏着李府送来的请柬徘徊不前,原因是他家主子看着帝姬的信全然沉浸在里面。

    那笑容,噫,没眼看。

    他的存在感不低,席柏言见他的衣摆在自己余光里晃啊晃的,好心情都被打搅了。

    “还不进来?”哪有半点对待帝姬的好脾气。

    叶南尽脚下一软,摸摸鼻子进去将请柬呈上,“大人,李大人派人送来请柬,邀请您下月初去李府赴他的生辰宴。”

    即六日后。

    “生辰宴?”席柏言玩味地提了提右侧的嘴角,将请柬随手倒扣在桌面上,旁边那封信往前推了推。

    “先把这个送去帝姬府上,再给李大人回话,明晚席某定当准时赴宴。”

    “是,大人。”叶南尽腹诽,这李府的小厮就在前厅候着,大人偏“舍近求远”,要先安排好帝姬相关的事。

    他往外走,想起什么又走了回来,“大人,有句话小的本不当讲,但是,您接近帝姬殿下的初衷”

    “够了。”声音里似裹着碎冰的寒凉,席柏言的脸色也阴沉下去,“知道不当讲,何必多嘴,关于她,本官自有打算。”

    大人很少当着他的面自称“本官”,叶南尽清楚大人是生了气,便不再说,低头退下。

    李府。

    李大人展开一封绝密信函。

    昨晚他就碧妃已成为弃子的事询问王爷,如何处置她为好,并让心腹连夜将信送了出去。

    那边回复得也快,开头便是六字:无需弃,再利用。

    看完整封信,他意味深长地眯了眯眼,心中一定,把手里的信丢进了炭火盆里。

    “大人,大小姐回来了。”书房外,管家道。

    李大人收敛了神色,若无其事地掸了掸衣袖,“让大小姐换好衣服,来见我。”

    “是。”

    不多时,李颜玉过来敲门,“爹,您找我。”

    脱下戎装,她恢复了几分专属女子的柔软,但举手投足间仍有在军中的利落潇洒。

    “颜玉到为父面前来。”李大人看着女儿,感慨,“几月不见,你似乎又长高了,也瘦了。”

    “没有啊爹。”